第三方困惑:怎么向他要钱?

想要收听更多音频版请在喜马拉雅上直接搜索“黄老师谈婚姻”即可

“先交代一下我的情况,我本科毕业,家教良好,人缘超好,工作能力较强,父母收入中等。再交代一下他,他对家庭负责,周末从来没有陪过我,有钱但看不出有钱。”

“三年前,我在县城等车的时候,遇到他向我问路。我当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说:“如果你让我上车,我就告诉你路。”他犹豫了一下,让我上了车。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后来,他主动约我去旅游,第一次是跟几个朋友,第二次是两个人,就这样好上了。每次见面都挺高兴的,他提出给我买表、买车、给我二十万做生意,我都拒绝了。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认为我是那样的女孩儿。“

“我们开始的第一年,基本是一周见一次面,现在是两周见一次。我觉得自己挺爱他的,因为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睡着了我会一动不动怕吵到他,别的男人,包括我男友,我都是只管我自己。还要交代一下,我有一个交往了八年的男友。”

“去年,我换了个工作,与他的工作有点关联,就找他帮忙,才知道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在公司人品超级好,圈子里面很有地位。到昨天,又知道他很有钱,就算没几千万,一千万肯定是有的,家里光是一个别墅就值四百万了。我的心里开始极度的不平衡。这三年,我从他那里拿到的现金大概是十一万,我的几个朋友知道这件事后,都说我太亏了,至少应该向他要几百万,否则再喜欢都是浮云,他除了给我钱还能给我什么?其实我不想和他断,我喜欢他,他对我总是很顺从,像所有老男人对小姑娘一样。但是我也不平衡,我想拿钱去做生意,其实我觉得我自己挺垃圾的。哎,我该怎么办?”

听完这个“小三”的诉说,我不由想起在大学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有一天午休时分,铁公鸡女友将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说她捡了钱,要分我一半。我不仅信了,还反常地乖乖从被窝里爬起来,与她一起去瞻仰了捡钱现场。当她终于忍不住大笑,说是愚人节玩笑时,我心里那叫一个羞忿难当。从那以后我明白了一件事,钱真的能让人变傻。

想从他那儿捞成百万富婆,我能想到最简单而有效的方法是,今天说你妈病了,手术费要二十万,明天说你哥欠了赌债,没有五十万就得去西天。这些方法时常出现在报纸社会新闻版上,技术含量低却屡屡能够得手。如果你觉得如此骗术太垃圾,说真的,向一个男人要钱,尤其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大数目,是很难不用“垃圾”的方法的。

青春是无价的,无价是虚空的,所以你要将无价的青春兑换成有价的股票、房子或店铺,然而,当你真的要完成这种兑换,却发现人生无处不沧桑。那闪亮的无忧无虑的青春其实正一步步远离,抓住它的尾巴换点银子固然不错,可又如何能够保证不让银子破坏你们这段尽管与道德相违,却至少看上去不算太丑陋的关系?如何让现在的你对将来有一个交代?

在不知道他很有钱之前,你左拥着一个相恋八年的小青年,右抱着一个充分满足你恋父情结的中年男,因为在与男友的情感中有“正常”,在于他的情感中有“爱情”,你很好的平衡了两者的关系。如今,尽管你的苦恼看上去依然与道德无关,却究竟是触到了一个看不到的底线,让你那崇高、超越了道德与忠诚、与众不同的爱情“吧唧”一声落在地上成了低俗的大饼。

婚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如果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太深奥,最简单却最有力的答案是,至少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占有他一半甚至更多的财产。如果你一直认为爱情可以解决全部问题,如果你一直认为小三与正室没有什么区别,在面对这个有钱人的钱夹时,区别可就太大了。并且,对一个清高的、受过良好教育、始终不愿意正视小三这一身份的女孩来说,狮子大开口地要钱除了技术上的难题以外,更大的难题是心理上的痛点。你开口要钱,是坐实了“二奶”的名分,你不开口要钱,又坐实了傻瓜的名份。关键是,无论二奶还是傻瓜都与你的人生理想相距太远。

一段明知没有结果的感情,如果最后连钱都没留下,很不堪;一段爱比金坚的感情,如果最后只剩钱,很垃圾。两难境地何来?因为爱之虚空,需要一个理想的瓶子去盛装。对于普通人的爱情来说,婚姻就是这样一个瓶子,翻山越岭,衣带渐宽终不悔,即使曲终人散,至少曾经努力。而你与大叔的爱情,本是梦境,如果非要留点什么,不是孩子就是银子,显然,选择银子尚未傻到无可救药。可谈钱伤感情啊,尤其对于一个27岁还在做梦的女孩子来说。更关键的是,伤了感情不要紧,钱还不一定捞得到。因为很可能在他眼里,你不值这个价,更可能他的大部分存款掌握在他太太手里。

最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忠诚”在感情中的意义?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