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做噩梦丈夫每晚给我喝牛奶安神,可我却察觉自己不对劲

作者:沈郁夏

1

姜雅一夜噩梦连连,指甲尖尖将丈夫的手臂嵌出了印。

最近总是频频梦见她。少女从教学楼最高那一层一跃而下,她从窗户看到她飘扬的黑发如墨一般倾泻而下,往下望,只能抓住一闪而逝的点,以及那天徘徊在教学楼的尖叫。

她和其他学生一样,匆匆跑下去围观,少女姣好的容貌被斑驳的血迹浇灌,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残影。救护车赶来,轰开惊慌失措的学生,将花季少女判定为一具尸体,她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小雅,小雅。”丈夫在一旁焦急的唤她。

姜雅从梦中惊醒,手心湿凉,第一件事是伸手去按亮台灯开关。真好,她顺利长大成人,身旁还躺着爱她的人。

丈夫起床热好一杯牛奶递给她,她接过一饮而尽,终于再次睡下。

她和老公乔植的婚姻令不少人艳羡。在外人看来,两人并不是登对夫妻。男方实在耀眼,修长的眉,笑起来细白的齿,周身也无名牌加持,一身休闲衣裹着秀润的骨架,意外的好看,是天生的好皮囊。

而姜雅却暗淡的如同路人,且是在工作和恋爱中总是被作备选的那一类,结婚时,就有人酸她倒贴,她一口气堵在喉咙,再三缄默,倒是乔植周到,一眼看透她。深情音乐响起,新郎笃定地站在台上,似有话说,宾客忽然寂静无声,他大方讲两人情史,坦白自己倒追她,爱她的大方善良。

姜雅仰着苍白的脸,眼里全是疲惫。乔植起身倒了一杯温开水,递到她面前,“小雅,有什么秘密不能讲给我听。”丈夫语气似有点失落。

姜雅犹疑的望着他,最终被丈夫关切的面部表情打动,终于敞开心扉。

2

十七岁的姜雅,和其他花季女生一样,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喜欢的男孩叫寇至,在年纪里出类拔萃。明亮的光线似乎都偏爱他,光线下的他周身笼罩着一股柔和的滤镜,令人向往。

她不害怕别的女孩子喜欢她,在她眼里,那些女孩和她一样,终究只能算得上飞蛾扑火的小飞蛾,有些大胆的,飞身扑上去,下场自然是成了年纪女生自习后的笑谈,不值一提。她害怕的是,他主动喜欢上别人。

这个叫寇至的男孩,在高二第二学期喜欢上一个叫乔苏苏的女生。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笑的那么舒心,在见到乔苏苏的瞬间,他面上慌乱的表情出卖了他,这个秘密,只有她和寇至自己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她无数次窥测到那个表情背后的深意,她联想到自己,和她如出一辙的欢喜。那是见到喜欢的人才有的,狡猾和窃喜,还有言不由衷的笨拙。

不知道是谁,开始在班上散播谣言,说乔苏苏是个婊子,和开宝马的男人睡了。为什么敢这么说呢?因为乔苏苏只有母亲,父亲早就去世了。全年级喜欢寇至的人太多,青春期的少女并没有那么多思虑,想说的话也不会过过脑子,所以,这个谣言被更多喜欢他的女孩子念叨,一下子,乔苏苏的名誉就毁了。

虽然乔苏苏的母亲央求班主任开会澄清,那只是她的舅舅来接她吃饭,可是流言已经败坏了她的名声。在一个晚自习后,乔苏苏消失了,第二天被人发现,她赤身裸体的躺在校园后面假山的草丛里,她被人强暴了。

一个周后,乔苏苏来上学了,可同学并不待见她。在课间,她一边哭一边爬到栏杆上,一跃而下。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自杀。她那么美丽,还那么年轻呀。”姜雅伏在丈夫的肩膀上啜泣。

乔植似乎也十分同情那个不幸殒命的花季少女,眼底有一闪而过的不忍。“可是你也只是其中一个偏听偏信的小姑娘,这不能怪你的。”乔植拍了拍她的肩膀。

姜雅摇了摇头,喃喃道,“我觉得她太可怜了,她长得又漂亮,个性也很好,可是却死了。”

乔植捧起她的脸,用袖子替她揩去泪珠,“不是的,你不是害死她的人,青春里的孩子嫉妒心本来就强,这不能算你的错。”乔植点了点她的鼻子,“作为我的新婚妻子,你总是梦见别人,是不是不太厚道。”

姜雅忽然被点醒一般,羞涩的望了他一眼,是呀,这也不能怪她,不是么。

3

下班后,乔植停车在楼下等她,她急匆匆下了楼,他站在夜色里笑盈盈的看她走过来,手上提着她爱吃的柠檬蛋糕,一点也不违和。

她和乔植约好了的,晚上要去看装修好的新家,如果没问题,周末他们就要搬家。

到新家门前,乔植神神秘秘的让她闭上眼睛,她笑嘻嘻的闭上眼,像掉进了蜜罐似的,一点矜持的嗔怪都讲不出来。

“好了,睁开眼睛吧。”

乔植牵着她的手走进门,像个小孩子急切切的讨赏一样。

新家是按照她的喜好装的,简洁的鲜绿色和木制家具,再一眼,她忽然崩溃。沙发上方,悬挂一副巨大的人像,那少女站在明媚的光线下,抿着嘴笑,眼神似有深意般微微收拢,分明住着秘密。

“啊!”姜雅像是看到怪物般,连连后退,她一不小心被门框挡住,摔在了地上。

结婚以来,乔植第一次见自己的妻子失态。

乔植被惊吓到,连忙上前抱住她。姜雅躲在丈夫怀里,嘴里喊着,“快把那幅画拿走。”

“小雅,这就是一幅画,你到底怎么了?”乔植耐心的哄她。

姜雅摇了摇头,“她长得很像她。”

“那个自杀的女孩么?”

“很像,特别是眼睛,那天她自杀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呀。”

乔植若有所思般,他起身,脱掉鞋子,小心翼翼的站在沙发上,将那幅画取了下来。

他们到底还是搬家了。

4

饭桌上,姜雅母亲给乔植剥虾,旁边大姐的女儿穗穗也嚷着要,小孩眼睛亮亮的,嘴巴嘟起,十分惹人喜爱,乔植将碗里的虾子夹到小孩碗里。

“乖乖不哭不哭,我给你剥。”乔植搬了小凳子坐在她身边,专心致志的给她剥虾。

家里人打趣,让姜雅给他生一个,以后天天剥。姜雅看见对面大人和小孩其乐融融的样子,心头没来由的失落和烦躁,她才从医生那里得知,因为自己身体素质加上神经衰弱,这一两年都不适合要孩子。

回去的路上,乔植瞥见她灰心丧气的脸,想起什么似的,他开车的手腾出一只,轻轻捏了捏姜雅的手,“没事的,实在不行,我们领养一个也好。”

乔植这么说,她就更失落了,看来,他还是喜欢孩子的呀。他这么优秀,有个自己的孩子也没有错处,错的是她,本来就样样配不上他,现在连作为妻子的基本功能也缺席了,这样一想,她更惴惴不安。

姜雅晚上睡眠更不好了,白天工作也老是出错,乔植心疼她,让她辞职在家休养,姜雅估量了下自身情况,这个时候辞职,是明智的打算。

可是做起家庭主妇的她,情况也不容乐观。她开始患得患失,处处找乔植的差错,有时候把乔植逼得急了,那个温润的男子,只好卷着被子跑到客厅打地铺,姜雅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开灯时,看见桌子上搁着丈夫送来的牛奶,忽然心软,她明知道是自己的错,可还是试探她,因为她明显感觉到自己最近不太对劲。

第二天起床,乔植已经去上班,他留了纸条给她,让她去看心理医生,中午,又不放心的打来电话,告诉她,那个医生是他的大学同学,很靠谱的。

姜雅梳洗完毕,终究还是打车去了。

5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教学楼,还有那个女孩。”

“你在害怕什么?”

“我害怕她来找我,害怕那天她摔烂的脸,在梦里,我梦见自己身上腐烂了,很臭。”

“但她的死跟你没关系。”周医生循循善诱。

“可我还是害怕。”

“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姜雅盯着周医生的眼睛,男子镇静的眼眸有慑服人心的魔力,渐渐地,她睡了过去。

看完医生后,姜雅的梦魇加重了,她不仅梦到自己周身腐烂,还梦见死去的乔苏苏,梦见她一步一步向她走来,拉着她,一起跳了下去,从高空中坠落时,心脏缩紧的钝痛感,让她醒来时心惊肉跳。

乔植见她最近状况不好,特意休假陪她。他带她逛商场,帮她挑选耳饰。柜台小姐眯着眼打量乔植,却是对她讲:“小姐,你好福气,有这样的老公。”言外之意是,你何德何能,能有这样的老公。

乔植才细心的帮她戴上一边的耳环,替她撩着头发,,“戴好了,你瞧瞧。”姜雅在镜子前瞧见憔悴的自己,才28岁的她,却苍老的如同一件年代久远的瓷器,到处都是裂变,枯败的速度令她惊心,或许是家里的光线太暗,她竟未曾发现,自己已老的这样快。

姜雅摘下耳环,拉着乔植飞也似的往家赶,连最喜欢的电影也落下了。

乔植虽然爱她,但也不太能接受她总是这样。

在家里打扫的时候,她在阳台花盆里看到掐灭的烟头,她愣神,这个男人,曾经滴酒不沾,数着那十几个烟头,姜雅忽然觉得挫败。姜雅瘫在地上,白天和他走在一起,已经不是不登对那么简单,看见他温润如初的模样,她却在一天天下坠,下沉到最核心的地方,那里有腐烂的尸体和丑陋的心,他们使出了全部力气,要带着她一同沉沦。

6

姜雅的噩梦,不再是梦境那么简单。有时候在白天,她看见坠楼的新闻也会大喊大叫,洗手池水管滴水,她午睡时却听成是手臂滴血的声音。

姜雅的父母来看她,见她瘦的脱了相,她连窗帘都不拉开了。

点击下方“继续阅读”看后续精彩内容。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