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高分纪录片《代孕》:代孕在这里是合法的

这几天,关于“代孕”的问题引发了大家的热议。

代孕是否合理?对于这个疑问,央视亲自下场,给出了不容置疑的答案。

本文中,小编想与大家分享一部BBC高分纪录片《代孕者》,带大家去了解一下在代孕合法的印度,代孕者真实的生存状态。

01

印度的古吉拉特邦,是一个远离旅游业的乡间小城,这里曾经以乳业出名,但是近来,世界各地的来访者不断增多。

这些人来自英国、澳大利亚、非洲、德国……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找Nayna Patel医生。

Nayna Patel医生是印度商业代孕产业的先驱。

坐在摄影机前,她穿着红色的沙丽,调整着长发,让它们呆在最适合拍照的位置,脸上挂着成功人士的笑容。

在印度,她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都很多。

反对者认为她将生育商业化,是对穷人的剥削;而支持者和客户认为她给一个家庭提供了“最后的希望”。

Nayna Patel则认为这是这是神赋予她的工作。

她说:

“这些代孕者们做的是体力劳动,我同意。她们也因此被补偿。她们知道,没有痛苦就没有收获。”

在她的代孕机构里,大约有100名左右的代孕者。

这些代孕者住在一座大房子里,房子被划分成很多隔间,每个房间最多住着10名代孕的预产妇。

在这里,遵循着一套严格的维他命和其他营养体系。这些代孕者在这里的工作就是吃,喝,休息。

这个房子里有一位保姆:“我掌管这座代孕房子,照料她们。”

她熟练地向记者介绍:

“这是Ninaie,孩子父母来自英国。”

“这是Kokila,怀孕3个月,孩子的父母来自加拿大。”

“这是Saroj,孩子的父母来自美国。”

她说:“代孕者们住在这里是义务。”

Nayna Patel对这所房子有一个很国际化的解释:

“她们有的怀着日本的小孩,有的怀着英国的小孩,有的怀着美国的小孩,所有人都在一个世界成长。”

在Nayna Patel医生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册子,记录着代孕者的各种需求。

比如要求每一千卢比开一个银行账号;

替她丈夫要求2千卢比,因为男人有事要用到钱;

儿子5年级了,需要回家10天,监督他考试……

Nayna Patel说:“如果我写一条:‘不行,她不能去’‘只能给她这么多钱’结果也就这样了。”

被她拒绝的要求,是她认为有风险的,比如跳舞或参加庆祝活动,她认为这样的话,代孕者回家后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02

过去十年,商业代孕在印度全国已经成为相当兴旺的产业。现在每年估计有10亿美元的交易额。

Nayna Patel认为有三大原因:

第一,是值得信任的医疗技术;

第二,是仅有美国1/5的花销;

第三,代孕人对婴儿没有权利,而在其他很多国家和地区,生下小孩的人被视为妈妈,出生证明上会写她的名字。

BBC记者为她补充了第四点原因:贫穷。

印度占据了世界贫穷人口总数的1/3。在这里,劳动力和农夫每周的收入少于10美元。

这些女人来做代孕者,只有一个原因:贫穷。他们来这里都是出于无路可走。

Nayna Patel的代孕帝国中,从来不缺代孕者。事实上,代孕者基本都是主动来申请的。

她们很多人并不理解什么是“代孕”,但她们急于通过这笔收入来改善生活的困境,或者实现梦想。

送她们来填写申请表的,通常是她们的丈夫,有时还会带着孩子。

Nayna Patel把代孕解释为女性用自己的子宫招待一位(尊贵的)客人:

“代孕就是你怀别人的胚胎9个月,那不是你的孩子。”

“9个月期间,你对待孩子要像在家里对待客人一样,生下来要放手。”

Nayna Patel也会解释一些风险:可能是自然生产,剖腹产,有时甚至要输血。如果止不住血,可能不得不切除子宫,甚至有的女人可能会送命。

但是,合同上也明确写着:医院,医生和孩子的亲生父母不承担任何风险。

03

代孕者Vasanti之所以选择做代孕者,是想让自己的两个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她说,小时候自己的爸爸失去了收入,她只好辍学,没接受过什么教育。所以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机会去学习,“至少过得不能像我一样”。

星期天是家庭聚会的日子,她的丈夫和孩子来代孕房看她。两个孩子并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他们以为妈妈“受风了”,还在期待妈妈能够“把肚子里的气排出去”,然后尽快回家。

另一位代孕者则希望用代孕的钱买一处大房子。

她家里有7口人,包括2个孩子,共同住在一个狭仄昏暗的出租房里。

男主人月薪大约40美元,要付房租,水电煤气,养活7个人。

拿到代孕的钱之后,他们在远离村子的地方建了一个大房子,女人说这是因为村里人会说他们的坏话,住近了很没安全感。而丈夫则觉得社会地位提高了,父母也会因为儿子儿媳有了房子而高兴,这是一件好事。

但其实代孕的钱也不会一次性发放到代孕者的手中,在代孕行业,有着严格的分期付款系统。

如果代孕者在3个月内堕胎,只能得到6百美元;

如果超过3个月,则给1,200美元;

只有超过六个月,代孕者才能得到全额的8千美元。

虽然合约规定,即使发生残疾情况,客户也必须接受婴儿,但实际上依赖于先进的科技,大多数异常在婴儿18周左右就能检查出来。这种情况下,就会要求代孕者打掉孩子。

而且,Nayna Patel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掌控着代孕者的消费情况。

因为有些代孕者并没有银行账户,只有Nayna Patel签名了某个文件,她们才能开户。

这些代孕者如何花掉代孕得来的钱,代孕机构都会有记录。

记者问:“为什么要干涉她们花钱呢?”

Nayna Patel回答:“她们用错误的方式花钱,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无论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但或许这是代孕机构的另一种掌控代孕者的方式:一次交易结束了,但整个交易也许还在持续。

04

对于外界质疑的代孕者人权问题,Nayna Patel不以为然:

“怀一个孩子9个月,一定会有母子感情。但95%的代孕者不会真的有痛苦。”

她承认,确实有代孕者因为心理出现了问题而需要心理干预,但她认为这只是个例。她说,在几百个代孕者中,只有两个代孕者有点心理障碍,而且仅仅持续10天到12天。

但情况显然没有这么乐观。

因为孩子的入境问题,代孕者Vasanti娩下的孩子仍然要在印度呆一段时间,Vasanti时不时要过去看一看孩子。

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

“在2010年,我有两个孩子,我们只呆了8天。每当我看到孩子们在一起,就会想起他们。没人理解,只有我能感受到经历的伤痛有多严重。”

其他代孕者也一样,在跟孩子度过短短的几天之后,亲生父母就要把孩子抱走了。

这些代孕者虽然对这一天已经期待已久,因为马上就要回家陪伴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了,但离别的泪水依然打湿了面纱。

05

Nayna Patel的家人在自己现代化,并且守卫严密的豪宅中接受了采访。

Nayna Patel的丈夫协助她做代孕运营,而她的儿子和女儿等拿到医学研究生毕业证之后,也将继承母亲的事业,把代孕事业继续下去。

而另一方,代孕者Vasanti的孩子们也已经知道了她正在做代孕妈妈的事情,但他们仍然在无忧无虑地打闹。

也许他们还太小,不足以明白母亲为了他们的未来,正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06

最后,我们用罗翔的一段话来结束这篇文章:

“如果重要的个人利益可以放弃的话,

那自由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同学们的身体属于谁,真的属于你自己吗?

你如果认为你的身体真的属于你自己,

最终你会发现你的身体完全不属于你自己。”

“我跟一个同学说:同学看你体格健壮,天庭饱满,五官长得也不错,

要不把你的肾脏卖给我?你说老师我是有尊严的。

我说尊严值多少钱?他说老师这是不用钱来计算的。

我说50万一口价卖你的肾脏行吗?他说不行老师,我有尊严。

我说500万怎么样?深圳再送你两套房怎么样?你说成交。”

“如果你可以完全处分你的身体,你最终是没有自由的。

因为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