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夜夫妻百日

听到时墨的话,我扭头看向他。

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不惜坠楼,可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他跟时欢的婚礼依旧照样举行,所有的杂志上,刊登的都是他与时欢结婚的盛世,而我坠楼的消息,却被时家隐藏的干干净净。

而我在牢房里绝食了四天四夜,都没等到他过来看一眼,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可时墨对我所做的这一切,真真切切的诠释了冷冽无情这四个字。

“既然时先生知道打扰了我们,那就请离开吧!”我看也不看时墨,语气冷淡的回答。

而后,视线落在苏凉身上,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苏凉,谢谢你!”

苏凉听到我的话,脸上露出一抹痴痴的笑容连忙摇摇头:“不用谢,不用谢,为了小雨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听到他的话,我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但心里掠过一抹感动,当初我长相貌美还是落家大小姐的时候,身边多的是献殷勤的男人,可现在没了落家,没了美貌的落雨,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星一般的存在。

在我跟苏凉说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从时墨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冷气。

“呵——以你现在的处境,还有心情谈情说爱?”时墨冷笑的看着我。

听到时墨的话,我心里一阵疼痛漫过,但脸上却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时先生来这里就是想说这些吗?”

其实,我心里很想问他,为什么在知道秦欢就是时欢后,还选择包庇她?

难道我落雨就那么下贱,白白被他们污蔑,白白糟蹋吗?难道落家就要因为一项莫须有的罪名,就要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吗?

可这些,说出来又有什么用?

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引起的吗?如果一个人不在乎你,即使你再痛苦,他也会视而不见。

听到我的话,时墨身子僵硬了一下,眸底闪过一抹痛苦。

但在我深究的时候,那眸色便一闪而过,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只见他的脸色再次冷漠了下来,语气冰冷:“这一次看在你坠楼差点没命的份上,我可以绕过你劫持秦欢的事,但是明天你必须要到时家下跪道歉。”

下跪道歉?

我心底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对于时欢害的落家家破人亡,害的我在精神病院受了三年的折磨来说,她被我劫持,脸上受了伤,简直是不值一提。

“她欠我落家两条人命,我不会给她道歉的,更别说还是下跪,你们做梦。”我沙哑着嗓子,忍不住朝时墨咆哮道。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