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两个人接吻,陷入爱河,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表妹仇恨的眼神

贺梓朗吻着楚瓷,引领着她漫步云端。

可他自己,这时却像一个发生意外的潜水高手,在这长久缠绵的一吻里,他竟莫名其妙地窒息缺氧了……

这两个人,也太投入了,都投入到旁若无人了。

唐微微怨恨地看着楚瓷,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但却不愿在贺梓朗面前太过歇斯底里,那样只是自讨没趣、自贬身价。

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丫头,没那么容易接触到贺梓朗,她多半是哪位富商豢养来送给贺梓朗做礼物的嫩模。

这种人,地位卑微,见光就死,还能当贺少夫人?就算被金屋藏娇,又能得宠几时?

唐微微的眉头缓缓舒展,继而展颜一笑:“也对,表哥不可能是为了气我才这么做的,那样未免也太幼稚可笑了。以前你身边莺莺燕燕那么多,现在终于找到了真爱,我也该替你高兴。不如表哥晚上带这位小姐一起来酒会吧,大家一定会很期待看到未来的贺少夫人。”

说完,没有再打扰贺梓朗和楚瓷的意思,她拿起了手袋,带上墨镜,分外骄傲地走出门去。

唐微微明明断定楚瓷见不得光,甚至肯定贺梓朗和她不是情侣关系,却这样摆了贺梓朗一道,摆明了是两个目的。

要么,贺梓朗不带楚瓷,无异于承认自己确实幼稚可笑。

要么,贺梓朗受此激将,带上楚瓷去酒会,到时候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肯定会受尽奚落、丢尽脸面,那也能让唐微微出口气。

唐微微的提议,让楚瓷一下从贺梓朗的魅惑中清醒过来。

她才发现,自己刚才着了魔,竟然抱着他、回应他!竟然忘了他只是在利用她气唐微微而已……

她急忙推开贺梓朗,心里乱糟糟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反正很不爽。

是不爽被利用?还是不爽自己竟然那么猪、回应他?

她也分不清。

她只知道一件事,她决不能出席那个什么宴会,万一入了狗仔队的镜头,楚家能不找来吗?

贺梓朗看着楚瓷凝眉发愁的样子,那嘟嘟的小嘴,比之前更红更饱满,好像是被他给吻肿了。

他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回味着她的滋味,心跳却久久静不下来。

楚瓷可是他贺梓朗打定主意嫌弃到底、绝不让婚约成真的人。

但事实上呢?

吻她,滋味一次比一次好,一次比一次难忘,尤其是,他感觉到楚瓷对他的回应……小妮子有点动心了。

事态有点严重,趁她自己还不明白,他必须悬崖勒马,让她对自己彻底厌恶失望才行。

贺梓朗低头邪笑着,靠近楚瓷的鼻尖,看着她:“气鼓鼓的干什么?你刚才好像很喜欢……还没过瘾的话,咱们继续?”

楚瓷恨恨瞪了他一眼,一脚踩在他的鞋尖:“无耻下流!”

她踩完就闪,毫不迟疑。

“嗷!”贺梓朗惨叫一声,跌坐沙发。

不过是想让楚瓷讨厌他一下,抵消蜜吻的副作用。

可这个野蛮妞,“讨厌”得也太用力了吧!

给她点阳光就灿烂,必须收拾她,狠狠调教!

贺梓朗“腾”地一下站起来,跳着脚往外走:“死女人,你活腻了?给我站住,滚回来!”

楚瓷翻白眼:我回去才真叫活腻了。

到了楼梯拐角处,她灵机一动,就往三楼跑去。

按照常理,贺梓朗肯定以为她会跑到楼下吧?

结果她就来个声东击西,在三楼躲一会儿,贺梓朗肯定会在楼下找半天的。

打不过他,被占了便宜也找补不回来,那么气气他、耍耍他也是好的。

哇,楚瓷呀,你真是超聪明!

于是她跑向三楼,而贺梓朗果然往楼下追去了。

楚瓷笑嘻嘻地在三楼的走廊里蹑手蹑脚地走,寻找着可以藏身的房间。

三楼大部分房间都关着门,走廊上也没有开灯,所以光线有点不好。

楚瓷越往里走,越觉得冷。

这时,她发现有一个房间的门把手异常的亮,也就是说这间房肯定有人常常出入,才把把手都磨亮了。

奇怪,贺梓朗一个人住着这栋楼,他睡觉办公都在二楼,三楼难道是健身房?

楚瓷高兴起来,要真是健身房,以后没事儿还能偷偷溜上来玩玩。

于是她推开了那扇门。

然而,门后却不是她预料之中的健身房,而是一间充满了女性气息的起居室。

集卧室、书房和画室为一体,陈列有致。

所有的摆设都纤尘不染,微风轻拂纱帘,也给房间里带来清新的空气。

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在这里常住似的。

可是房间北面墙边,却放着一条红木长案,摆着古色古香的铜鼎香炉、金质烛台。

长案上方的墙上,还挂着一副巨大的黑白照片。

一个女孩的遗照。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