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想和艾菲生个孩子”,但是皇帝偷偷给了她一个多年不生孩子的汤

本故事已由作者:几道,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听说我要嫁给世宗皇帝李明泽这个消息时。

我恨不得连夜策马奔向李唐皇宫。

太太太好了,我已经吃倦了觉桑草原上牛羊肉了。

“卓亚,快把本公主偷藏的大唐珍馐策那来,我们出嫁的使命就是——吃遍大唐美食!”

卓亚的眼睛也闪闪发光:“太好了公主!你说咱们要不把假装换成一百斤风干牛肉条吧,大唐没有咱们这的风儿,怕是吃不到草原风味的牛肉干呢!”

我千里迢迢的跟着和亲队伍嫁到唐国去,三个月的路程,竟拖了一年多,这一年,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丰州的酸梅蹄髈,邓州的椒盐馏虾,德州肥的冒油的大扒鸡,还有郑州的鲜花芝麻糖饼。

教我汉文的老师是个老学翁,白胡子长长的:“天国地大物博,水产富饶,土地丰美,人口安居乐业.......”

我第一次听了进去,虔诚的双手合一:“感谢盘靶天神,将我送到这好吃的唐国,我一定兢兢业业,有生之年,吃遍十三州七十二郡的美食!绝不辜负您赋予我生命的恩泽。”

老学翁踉跄了一下,你看就连唐人都对他们的饮食文化折服!.

等走到唐宫时,李明泽亲自在城门口迎接。我笑盈盈的抬头看着李明泽,他这人生的真是好看,眉目深邃,薄唇星眸,规矩不能丢,我恭敬道:“阿耶珠娜,见过天皇陛下,愿陛下康健无忧。”

他似乎笑了,声音里也有笑意:“来人,送小公主回宫休息。”

新婚之夜,我生气的将喜帕丢在地上,缩在大床的角落里,暗自生气。

“珠珠怎么了?”李明泽捡起我丢掉的帕子。

一旁的礼仪嬷嬷开口道:“贵妃娘娘想要吃桌子上的蜜饯,老奴娘娘与陛下还未成礼就进喜果,不合规矩。娘娘就......生气了。”

我本来以为李明泽会生气。谁料他好看的眉眼弯起来。

“这没什么,她喜欢那便随她吃去。”

我的眼睛唰的一亮:“真的?”

“真的,去吃吧。”

我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抓起那盘我盯了很久的蜜饯果子:“我们草原是不吃这个的,我们都是果干,草原太阳很强烈,果子干晒完之后,都硬硬的,不像这个又甜又软,放进嘴巴里,就和马上融化了似的。”

等屏退了宫人,我和李明泽面对面。

“不过陛下,珠珠不合规矩,您为什么不生气呢?老学翁说,你们唐人,最繁琐的就是规矩,因为不守规矩,制定了好多法律和刑法呢。”

李明泽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对啦,皇宫就是规矩多。入了宫,就要守唐宫的规矩了,一定要牢牢记得,知道了吗?”

我听着这叮嘱的声音有些耳熟。

我死死地盯着李明泽的脸,终于在他的眉眼中找到一丝熟悉的影子,我狐疑地开口:“陛下,咱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李明泽笑而不语。

我忽然想起来,惊喜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阿吉!”

2

我也实在没想到,以前在草原上跟我睡过一个帐篷的漂亮姐姐,竟然是个男孩。

更没想到,我长大了,竟然变成了他的妃子。

阿吉小时候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幼时我的哥哥去了唐国学习,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现在看来,之所以当初看着李明泽像女孩子,大约是因为他身上着了一身上等的丝绸,面皮跟草原上常年受光照的草原子民不同,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这才将李明泽认成了女孩。

“我就说嘛,我哥哥可是觉桑的少狼主,怎么会被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教打铁.........'

“当初我是以使者的身份,将锻铁与冶炼的技术带给觉桑。”

的确,觉桑的铁矿脉丰富,但是冶铁的技术十分落后,当初唐使者来后,觉桑也渐渐地富庶起来。

李明泽苦笑:”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当时非得要拉着我跟你一个帐篷睡觉的事情,我想走,你威胁我若我敢走就放狼咬我......“

我当然记得,因为李明泽的做东西好好的,因为他的到来,我们觉桑多了好了好吃的食物,其中我最喜欢糯米糖糕,就是李明泽做的。

糯米粉里面放入香甜软烂的豆沙馅儿,用绵软细腻的糯米球包裹,在热油上一滚,迅速膨胀,焦香酥脆,最后再从红糖里滚上一圈。阿明端着漂亮的糖糕出来时,我觉得她整个身上都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喷香。

“当初留你是因为你做饭好吃!阿明,其实之前我是有点不想嫁过来的,我都给我阿爹说,要不就随便嫁个亲王。早知是你,我何必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李明泽的眼睛微微眯起:“嫁亲王?嫁给朕不好吗?

”因为大学翁说宫里吃东西都格外讲究,虽然食物东西种类多,我挺满意的。可是皇帝的老祖宗的规矩是食不过三,我一想到好吃的东西竟然不能吃第四口,我就心里难过。亲王就没有这个规定,想吃多少,随便吃。”

李明泽:......

他沉默了半响:”所以,你就负气的将陪嫁的箱子里,放满了风干牛肉干?”

我的确是想想都装成牛肉干的,可是被老学翁发现了,从五十只箱子,变成了两只箱子。

“珠珠,你知道这个宫里,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看什么规矩,也不用瞧谁的脸色。”

“哦?你有办法?”

李明泽点了点头,手指指了指自己:”朕是皇帝,你若是讨好了朕,就等于有一块通向御膳房的通行证,你想去吃什么就去吃什么,有朕的宠爱,谁敢问你一道菜吃几口。“

我皱皱眉:”可是我要怎么让你开心呢?要不我给你扮鬼脸?”

李明泽看着我半响,轻轻地笑起来

“让我开心也好办。”他将我横抱起来,慢慢的走向红色的帷幔中,声音低沉嘶哑:“只要你乖乖的......”

3

卓亚将睡梦中的我喊醒,半人高的厚厚一摞话本子放在了我面前。

我随便拿起一本《红颜劫》又拿起一本《吕后传》

我:.....

所以卓亚,我为什么要看这个样子的东西?

卓亚的眉毛垂下来,看起来很是紧张:“娘娘,这里和草原不同,后宫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们必须要有前车之鉴,将自古以来的宫廷里的故事都了解了解,什么人彘呀,酒彘呀,危险的很呢.....”

我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我是来唐宫干饭的,她们争宠如何的,随他们去......”

想到昨晚李明泽的温柔,我心里噗噗跳个不停。

”娘娘,您脸怎么红了?”

我局促得清了清喉咙:“废什么话,走,去给皇后殿下请安去。”

看到凤座上的雍容女子,我连忙跪下参拜:“臣妾勃勃格琪塔·阿耶珠娜,见过皇后殿下。”我的鼻子动了动,皇后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甜香味道,闻起来像是香梨里放了冰糖,川贝和枸杞子熬得甘甜清喉的梨子水。

我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分散了,怎么皇后殿下炖的冰糖雪梨膏都是和我之前见过的不一样。

怎么办,好想吃啊。

我的眼睛紧紧地锁着皇后殿下手边的雪梨膏,舔了舔嘴唇。

“皇后娘娘您真甜。哦不对,皇后娘娘的梨膏闻着好香呀。似乎是,放了桃瓣,细细闻还有些桃花香。“

皇后瞧着与我岁数相当,只是复杂的发髻将她衬着有一种雍容的高贵,只见我话音刚落,皇后的眼前一亮:“妹妹好敏锐的鼻子.....”

“哪里,就是我比较贪吃.....”

皇后亲厚地召我上前:“妹妹你快试试,这是我新研究的配方,加了三味花,梨花桃花和一片百合,这样既能润肺又能美颜,你试试味道好不好?”

入口软烂香醇不腻,有梨子的味道还有花的清香。

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雪梨膏,我忍了好几忍,才控制住了自己和皇后义结金兰的冲动。

“以后常过来,宫里漫漫长夜无事,姐妹们都上我的小厨房来做自己的拿手的,高美人的珍珠鸡,陈品荣的八宝荷香饭、糖醋鱼,还有赵良娣的麻辣鸡丝。”皇后默默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味道绝绝的。”

“一三五我们是聚会吃红肉,二四六是白肉,红肉陪红酒,白肉陪白酒,明天就过来,明天本宫要做一道佛跳墙,一定过来品尝品尝。”

皇上做饭好吃,皇后做饭也好吃。后宫里面的美人贵人们做饭也好吃。

我美滋滋地走在路上,帕子遮住嘴边掩饰不住的笑意

“卓亚,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4

李明泽政务繁忙,十天半个月不来后宫一次。我也乐得自在,开始还有些生疏,混吃蹭喝的觉得面上过不去,但是后来渐渐地都混熟了。我在宫里无聊的时候,随便走到个宫殿,便有漂亮姐姐请我去吃饭。

李明泽的后宫和睦健康,根本就没有那些话本子里的勾心斗角嘛。

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早晨去给皇后殿下请安。

今日是蜜糖八宝粽,明日是香炸软枣,后日是鸡丝荷叶粥,就连小菜都晶莹剔透地摆在桌上如同工艺品。

不过姐妹们之间,偶尔也有矛盾,譬如看起来温温柔柔的高美人,和看起来泼辣爽直的赵良娣。

高美人温柔细软,腰肢轻盈,眉宇柔弱,体态婀娜,像是神女图走出来的绝世仙子,她是从杭州来的,杭州鱼米之乡,口味清淡,所以最拿手的是鲜香清淡的珍珠鸡,以白玉菇为配,白切鸡的肉质劲道弹牙,配上鲫鱼汤通吃,简直是人间美味。

“我这道菜滋补温养,最适合春天食用,补气补血。”

赵良娣是川渝人士,口味以辛辣维护,丹凤眼,吊梢眉,红唇妩媚动人,笑声也是豪爽有趣。

“要说这春天,雨气多,湿气重,就需要一些红辣子做菜,一口下去,唇舌辛辣,浑身出汗,将体内的湿气排出来,辛辣口味也能驱寒。”

“妹妹这是什么意思,我的珍珠鸡可是足足九个时辰吊着高汤焗的,辛辣终归是伤身,还是细水长流地滋补好。”

赵良娣眉头一挑,对高美人不屑一顾,脸上分明写着,川菜才是王道。

我才不管什么杭州菜川渝菜,只觉得每一道菜都香极了,哪里还顾得上看她们吵架。

“妹妹们,今日皇帝要在后宫休息,你们谁有意愿伺候。”

赵良娣率先举手,高美人也举起手来。

我默默的看着,这些天光在各个宫里忙着干饭,乐不思蜀的差点都忘了还有李明泽这个人物,不过眼看着,李明泽也是很熟后妃姐姐们的喜爱的。

我淡定地举起茶碗漱口。

赵良娣举手可不是为了侍寝:”皇后殿下,请恕臣妾不便伺候皇上了,过两天咱们后宫的第二届金鸡赛就要开始了,臣妾要好好的想想自己参赛的菜谱。”

高美人回道:“臣妾身子不爽,今日还要连夜看着我的桃花红枣羹,怕伺候不周。”

我听明白了,李明泽在赵良娣这里,不如她的厨神赛重要,在高美人哪里自不必说,连一碗汤水都比不上。

“康儿得需臣妾看着,不然睡得不安,妾身有心无力。”陈品荣也出声道

“臣妾也不行.....”

“臣妾这两天夜晚梦魇......”

转了一圈,皇后慈爱的看着我,握住了我的手:“珠珠啊,伺候陛下的事情,还是得你来。”

我求助的看着陈品荣,今晚我们约好了,和她的宝贝儿子康儿一起吹糖人的。

陈品荣同情的看了我一眼:“那咱们只好改日再约了......”

李明泽在后宫里被人嫌弃的那可真不是一点半点,大家都找得到理由。

其实也并非是我找不到理由,而是实在是我在娘娘们中地位太低。

我既做不出高美人的珍珠鸡,也做不出赵良娣的麻辣鸡丝,我只有一张能干饭的大嘴,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

皇后见我不答,笑得更加平和了,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道:”若是不从,以后别想在从本宫宫里顺红枣山药糕了。”

我委屈的看着她,最后只能含泪答应。

屈辱啊,什么菜都不会做。

在李明泽的后宫里,不会做菜,就只能给他侍寝......

我恨,我恨我只会吃的嘴

4

随着在宫里跟姐妹们共处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才慢慢的明白,为什么后宫里的妃嫔们,都不喜欢李明泽。

我也有点不喜欢他了。

今天早晨,他有意让我写一封家书回去,希望我能说服我哥哥,草原的大狼主,觉桑的君王,希望我哥哥能够将我的小侄子送到大唐来,在这里学习唐宫的知识,礼仪,直到成年。

李明泽:“珠珠,你还从未见过你的侄子吧。难道你不想念他吗?”

卓亚说,我阿翁在射猎中被野牛刺穿了胸膛,虽是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却不能料理朝政了,我的哥哥继位成了草原的新王,我哥哥从小有御狼的本领,从前子民都叫他少狼主,他成年后,更加雄壮威武,战无不胜,所以草原上的人民爱戴他,敬爱他,称他为狼王。

卓亚又说,今年哥哥进贡来的铁矿石,是从前的一半。

李明泽看我有些犹豫。

他从来不对我沉脸,但是这一次,他严厉起来:“如果贵妃不写,那就不要再去皇后宫里,你就在你的瑞云宫里,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在离开。”

我因为维护我的小侄子,保护我的大哥哥,让李明泽生气,他禁足了我。

我是觉桑人,在宫里并没有什么依仗。

就算是晚上宵禁后偷偷出入御膳房,也是李明泽睁一只眼闭一眼,我才能做到的。

我叹了口气,握着笔,怎么都写不下去。

我们觉桑的儿女,就应该在蓝天和原野中,胯下是一日千里的骏马,背上是闪着银光的弓箭。觉桑的狼崽子来到李唐的宫殿里,就会和我一样,被除掉野性,不能骑马挽弓,变成一只被拔掉爪子的小狗。

唐宫的饭菜真的很好吃,只是,我的风干牛肉快吃光了。

“怎么办呢,卓亚,我有点想家了。”

在一望无垠的绿野里,围着篝火载歌载舞,酒碗里满满的马奶酒,醉醺醺的看着哥哥同人摔跤,睡一觉睁开眼,天色刚刚破晓,觉桑人的喉咙都唱哑了,但风力仍有豪情回荡。

“那是我回不去的草原,我不想我的小侄子也背井离乡地来到这里。”

皇后娘娘带着烧醉鹅来看我。

“珠珠,陛下如何说的,你便如何做吧。别跟他过不去,到最后,受伤的还是我们。”

她握住我的手。

皇后殿下的手温暖清爽,像个小火炉似的。

我的心里突然委屈起来,我阿娘的手也是这么温暖的,我哽咽着:”皇后殿下,我看出来了,你和李明泽是一伙的。”

“珠珠,直呼陛下的名讳,是不合规矩的。”

“我这么叫他,他从来不生气。”我道

皇后似乎愣住了,过了很久,她才看着我,揉了揉我的脑袋:“珠珠,陛下很喜欢你,但是如果你任性,他就会喜欢别人的。”

“我才不在乎呢,他爱喜欢谁喜欢谁。”

皇后望着我:“珠珠,我也曾经这么认为,以为他真的爱我。其实,他爱的不是我们,他表现出爱我们敬我们,不过是因为,我们背后的母族。”

“唐美人她的父亲是右丞相,赵良娣的父亲是川渝总督,陈品荣虽然位分低,但是她的父兄,曾是一手将陛下推上王位的功臣,只是后来,父兄先后去世,陛下这才,给了陈品荣一个孩子。”

“你是觉桑王的独女,草原最大的部落的掌上明珠,你的存在,是维系大唐和草原各个部落的纽带。”皇后对我道:“珠珠,就当为了草原的人民,为了唐国和觉桑的和平,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为了不让唐国和觉桑心存芥蒂———”

“珠珠,这封信,你必须要写。”

我仿佛有些不认识眼前的皇后殿下了。

她与我差不多的年纪,却比我见事清楚得多。

我仿佛失去了声音。

过了很久,我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干哑了。

“我写。”

5

李明泽抱着我,问我可不可以给他一个孩子。

“朕想与爱妃生个孩子”可皇帝暗地里,却给她送多年避子汤

我靠着他的胸膛,轻轻地笑了笑:“如果我不再喝那个药,说不定就会有的。”

李明泽的脸上有片刻的凝滞,他故作轻松:“珠珠,那不过是给你补身体的,如果你不想喝,那便停掉吧。”

我点了点头。

“李明泽,你记不记得,我们在草原上看日出的那一天?”

“记得,你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骑着你的小红马,带我去看星落。”

“你看,我想着是看日出,你想到的却是看星落。”

我最近情绪很差,总想让李明泽哑口无言,其实看日出和看星落有什么分别,其实没有,但我就是,想让李明泽的脸色变得难看。

因为我慢慢发现,李明泽,他的确是个狠心的人,他的脸上永远温和,望着我的眼神永远温柔,那充满爱意的眼神,迷惑了我。

直到高美人来宫殿看我,我和李明泽一起看荷花。

高美人跪在我的宫殿前,她是苏州人,平时说话瓮声瓮气,轻柔的就像轻点湖面的蜻蜓。但是那天,她在殿外哭喊:“求陛下饶恕我的父亲吧。”

李明泽沉默不言,他走到屋里,取出笔墨,气定神闲地写了一幅字。

我记得那天下的大雨,雨水敲得屋檐叮叮作响,风从窗缝里溜进来,都是刺骨的凉,高美人柔弱,在风雨里哭嚎,我听着都心疼。

李明泽不让我出去,但是我记得高美人做的很好吃的那道珍珠鸡。

我不顾李明泽的冷脸,将研磨的砚台扣在了他的字画上,墨渍弄脏了他的龙袍,他没有恼怒,只是沉默看着我愤然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高美人的胸襟上有一块鲜血,她的嗓子已经咳血了。

不知什么时候,高美人不再来我们的后妃宴会,一向和她对立的赵良娣,也是看着高美人的空位子出神。皇后殿下不提原因,我这样的妃嫔,也不敢乱问。

皇后殿下私下告诉我,高美人生了重病,所以不能过来。

我是喜欢吃,但是不是饭桶,并不傻。高丞相结党营私,查出贪污官银,被李明泽关入了天牢,择日就要问斩。

高美人卧病不起,也是为此。

“高姐姐,回去吧,李明泽他......不会听的。”

高美人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手指轻轻地抚着我的面庞:“珠珠,你记住姐姐的话,你可以爱你的小明,但是千万不要爱上李明泽。他这个人啊,做什么事情都是拔尖的,武艺书画,样样都是最好的,就连哄女人,也是信手拈来。”

“珠珠,你知道,我看到他看你的眼神,专注,温柔,仿佛眼底只有你。”高美人的笑容很苦涩:“当年我嫁给他时,我父亲为他扳倒太子的那阵子,他也是这样看着我,我曾经还天真的以为,他真的爱我。"

“可如果他真的爱我,又怎么会让我常年喝那绝育的药汤,怎么会这般作践我呢?”高美人的目光是涣散的:“珠珠,他是不是也赏你那所谓的坐胎药了?”

“皇后的母族是不论朝代如何更迭,都不曾变过权臣位置的谢家,我的父亲,不过只是个右丞相,谢家的附庸,他都担心我,生下皇家的血脉,你的父兄,是觉桑的王,是骑射双绝的外族,唐国的心腹大患,他又怎么会让你生下有觉桑血脉的子嗣。”

“珠珠,你听姐姐一劝,趁现在,收心还来得及。”

唐美人回宫后就殁了。

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煲得一手好汤的高姐姐,我再也没机会,吃她做的珍珠鸡了。

6

高美人的死,如同枝头零落的梨花,让从前热闹的后宫,骤然安静,静得可怕。我去皇后的宫里,皇后殿下好似无心梳妆了,整日枯坐在镜子前,只有我去陪她说话的时候,她才能看着开心一点。

“珠珠,说起来,我比你还要小一岁呢。”皇后殿下道:“可是你看我眼角的皱纹,看我的白发。还是你好,无忧无虑的。我最喜欢你的无忧无虑,喜欢看你吃东西嘴巴里塞得满满的,特别像我还在娘家时,家里养的白兔。”

“你的眼睛真明亮,笑起来也好看。难怪陛下这么喜欢你,我也喜欢得紧。”

我觉得皇后殿下也是美的,不过她的美,像被人精心打理装饰过的盆景,从任何角度,都是没有瑕疵的。

“皇后殿下,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不快乐呢?”

“做皇后就是这样的,从容,大度,要将一切了然于胸,要接受朝臣的弹劾,揣摩陛下的心思......做皇后最没趣了,还是喜欢在娘家的时候,跟着我哥哥去山里打野味的日子。”

“娘娘也会骑射?”

我约皇后娘娘去骑马,她看起来有些为难,但是又不忍拒绝我。

她说:“罢了,若是能真自在一回,也不算白来这一世。”

我们在木兰猎场射兔子。

“皇后殿下,咱们比赛,看谁兔子猎得多。”

她看着我,温和地笑着:“好啊,输了可不能哭鼻子。”

“要是我赢了,你就给我煮雪梨膏吃!“

她温柔的点头:“好,我在给你做红枣山药糕吃。”

我们各自骑马分开在深林里,那天她穿了一身火红色的旗装,端庄的发髻被一个清爽的飞云鬓取代,她身上那种雍容端庄的气质陡然一变,像极了邻家俏丽的小娘子。

我兴冲冲地提着四只兔子回来。

我到处找皇后娘娘,找不到。侍卫说,皇后娘娘早就先离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庞大的谢氏家族,满门被捕入狱,这个在各个朝代如同蒲草一般,永远明哲保身,屹立不倒的家族,李明泽将他们,连根拔起。

我丢下兔子,去她的宫殿找她。

她穿着那一身红色的旗装,挂在了她宫殿的房梁上。

我抱着她的脚,哭喊着将侍从们唤来。

皇后殿下,那个比我更早出现在李明泽生命里的女子,他的发妻,比我小一岁的女孩子,在这个寂寞深深的红砖玉瓦里,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

她的葬礼潦草收场,赵良娣说,皇后殿下不会和李明泽合葬在一起。

她是罪后,畏罪自戕,是皇家的耻辱,只是随意地找了个坟头,埋葬了了事。

我们都知道,皇后殿下这一生从未有过什么错处,她唯一错的,就是生在了谢家,以皇后的身份,嫁给了李明泽而已。

我永远忘不掉她手掌的温度,那天,我刚嫁入唐宫,初来乍到,对一切都惶惶不安。她从卓亚哪里打听到我贪吃,于是早早的,便从桌子边放了一盅雪梨膏。她事事周到,温和端庄。

只有我知道,她曾经也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女,跟着哥哥在山林里打猎,高高地将发髻竖起来,英姿飒爽,穿着一身火红的骑装......

我再也看不到皇后殿下端着一盘红枣山药糕,笑盈盈的看着我:“珠珠,这个是你喜欢的,趁热,快过来吃。”

7

皇后去世后,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我夜里站在床边,想起高美人,想起皇后殿下,心里只觉得可惜。夜里风凉,我被风寒推倒,这些年不曾生病的我,高烧来得及,太医都束手无措。

我浑身发烫,意识也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皇后殿下,你看,你走后,连病魔都欺负我。”

赵良娣抱着我的手,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掉在我的背上。

赵良娣总是风风火火,身上有一股川渝女子特有的泼辣与直率,但是后宫里,最爱哭的也是她。高美人去了,她在我这里哭了一大场,皇后殿下去了,她也是哭的眼睛肿得好几天下不去,如今我病了,耳边听得最多的,也是她的哭泣。

大约是佛祖看到了赵良娣的诚心。

太医都束手无措的发热,在第三天褪了下去。

“珠珠,我差点被你吓死。你发烧不醒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就告诉陛下了,他在我父亲军中,我兄长说,他一听到消息,立刻翻上马回城,不过最快也要七天。”赵良娣拍了拍我的手:“陛下是真疼你。”

七天的路程,李明泽三天就回来了。

“珠珠!”他焦急地声音从殿外传来,他连衣裳都没心思换,坐在我的床边,唇边都起了胡茬。

“傻瓜,我能有什么事儿。“我有些没有力气。

李明泽抱住我,紧紧地,但又小心的,怕弄疼我似的:“我听他们说,太医都束手无措,吓坏我了。”

我依赖着他胸膛的温暖,李明泽的心跳强劲,有力,让我觉得心里很安定。

“珠珠,我们要个孩子吧。”他忽然道

我诧异的看着他,他的眼睛黝黑,是真的渴望要一个孩子。

我点点头:”好。“

赵良娣被李明泽册封成了新的皇后,赵良娣咬牙切齿地接下了李明泽的诏书。

“她的丧期还没出,就让我坐到她的位置上去。你说陛下他有心吗?”赵良娣烦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我挺着肚子,没什么精神。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李明泽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赵良娣摸摸我的肚子,眼里开心起来:“咱们宫里终于有了一件喜事。希望以后的日子,满满的好过起来。”

我点了点头:“我也希望如此。”

我在宫里安静的养胎,自从有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这样喜欢吃的一个人,看什么食物都没有胃口。自我有孕后,李明泽每天都来哄我吃饭,流水似的补品送到我的宫中,太医说我天生体寒,不易留住孩子。

所以李明泽就更加谨慎了,将宫人侍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得严严实实。

“这样你走到哪里,都有人看护着你,我也能放心些。”

我没有拒绝,心想,这也是他的好意。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我的心里,却越来越不安。

“卓亚,你说哥哥和嫂嫂,怎么最近都不给我回信了?”

卓亚也纳闷:“也许是大可汗太辛苦了。”

我想让卓亚出去帮我看看我哥哥在唐宫里的小儿子,我的小侄子。卓亚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赵良娣哭哭啼啼地走进来,看着我,眼里很难过:“珠珠,姐姐要告诉你一件事,无论如何,你都要撑住。”

她的嘴唇微动,而我的耳朵里却只有忙音。

她说,我的卓亚死了。

说天黑路滑,是在御花园的池子里看到了她的尸体。

卓亚的水性是最好的,怎么可能会溺毙在水池中。

我心中急火攻心,双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8

因为这个消息,我忧思过度导致早产。在鬼门关徘徊了半宿,才将那个虚弱的和小猫似的孩子生了出来。

赵皇后抱着我的孩子,看起来比我这个亲娘还欢喜。

“珠珠,真是辛苦你了,看看这小嘴儿,长的和你阿娘一模一样呢。”

陈品荣也在她旁边,我注意到陈品荣的表情,她看着我,眼底犹豫,好像要告诉我什么,我留了心思,屏退了所有人,说要留陈品荣说话。

陈品荣向来是后宫里最安静的人,她很少说话,和她的儿子康儿生活在一起,是这个宫里为数不多,有子嗣的妃嫔。

“如今你顺利生产,安定下来。”陈品荣道:“有一件事,我不能不告诉你。”

“先皇后殁了之后,处置了谢家后,谢家和右丞相处收缴的金银,都被送去了一个地方。”陈品荣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渝州?"

渝州是唐国的边城,驻守在那里的赵家军,守卫者唐国的门户。而跟渝州遥遥相望的,就是西北草原之中最大的部落,觉桑。

陈品荣没有回答,她告诉了我一件事:”我们家,一直都是支持还是当时还是宁王的陛下继位,我的父亲兄长,与谢家在朝廷上政见不合,而那时候陛下新皇登基,一直观望的谢家,以皇后之位,帮助陛下执掌朝政。

谢家买官卖官,我父亲兄长清廉,不愿与之同流合污,成了谢家的绊脚石,那时候的陛下,最需要的就是谢家的支持,而谢家支持的代价,就是用我父兄的人头,当做拜门帖。“

“陛下曾许诺我的父兄,若是继位,陈家的女儿便是唐国的皇后,可是后来你也知道,皇后的位置,并不是我。”

“我入宫之后,陛下有天问我,想同我有个孩子。宫里还没有任何人有他的子嗣,所以我很欢喜,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一个孩子,之所以这样,不过是因为要补偿我,补偿我失去了父亲兄弟。”

听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陈品荣为什么给我讲她的往事。

李明泽杀了陈品荣的父兄,才有了康儿。

那我的孩子......

陈品荣叹了口气:“贵妃娘娘,您的母国,觉桑,早就不在了。”

“赵家父子冲锋陷阵,用你侄儿的人头为引,觉桑王痛失爱子,入了圈套,赵家人拿着你兄长的头颅,给赵良娣换了皇后的位置。”

我想到那个看起来直率坦诚的赵良娣

“她......她一直都知道?”

赵良娣早就知道她的父兄杀死我的父兄,还在接到诏书的那天,在我面前演戏。

“卓亚溺毙,也不是意外。只是发现了这个秘密,赵良娣就遣人,将卓亚处置了。”

最疼爱我的兄长,我们觉桑的狼王,不败的王,竟然因为当初我的一封信,因为相信我,将他的儿子送来给我。

我的卓亚死了,小侄子死了,兄长死了,就连母国,也没有了.....

我的胸口一阵腥咸涌上

“珠珠!珠珠!”

9

是我太愚蠢。

还以为李明泽真的爱我,就算我们之间隔着唐国和觉桑,也会给我们一个孩子。

我比我想象的坚强的很多,我没有哭闹,只是再次将陈品荣传来,同她说话。

“你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

“因为康儿。”陈品荣道:“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我还有康儿。孩子不能没有母亲,如果没有康儿,我也一定会一死了之。”

我点了点头。

“是啊,孩子不能没有母亲。”

“珠珠,就当为了孩子,千万别想不开。”

李明泽下了朝来看我。

“御花园的花开了,我们去看看吧。”我笑,提起嘴角的时候,都是累的。

我的人生突然变得好累,从未这么沉重过,我假装步伐轻盈。

“李明泽,你说咱们的女儿叫什么好呢?“

“我早就想好了,福柔,珠珠,你觉得好不好?”李明泽感受到勃颈上的冰凉,有些震惊。

我敬佩李明泽刀柄抵在咽喉上却面不改色的沉着

“李明泽,你真让我恶心。”我道:“你究竟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李明泽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珠珠,你听我解释。”

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传来,是赵皇后:”你们楞着干什么,保护陛下!”

侍卫们一拥而上,弓箭手齐齐地指向我。

“都不许动。”李明泽焦急道:“谁若是伤她,我要你们的脑袋。”

我冷笑一声:“李明泽,每天装模作样的,你可曾有一日的觉得辛苦?”

我将匕首靠近了一点,锋利的刀刃划破了李明泽的皮肤。

赵皇后的嗓音都嘶裂了:“射箭!”

我真的伤了李明泽,侍卫们的箭矢瞬间向我刺来。

我的匕首掉在地上,身上也渐渐地变得无力。我看着赵良娣,脸上露出讥讽的神情。

赵皇后似乎也发觉,她被算计了,似乎想要解释,李明泽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他嘶吼着让所有人滚开,抱着血泊中的我。

“太医,快叫太医!”

他发疯地吼叫,我心里突然觉得畅快,他大概真的是爱我的,我赌赢了,我要用我的命,换李明泽一辈子的痛苦。我要让他永远记得,死在他怀里我的,看着我的孩子,就想起我面庞,痛不欲生。

赵皇后下令杀了我的这一刻,她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被李明泽原谅。

没有丈夫的宠爱和心疼,那么这个皇宫,永远都是她的囚牢。

我的身体慢慢的僵硬起来,视线渐渐模糊

“李明泽,我恨死你。”

10.尾声

福柔长的真像她娘亲小的时候。

性格活泼,唯我独尊得像个小霸王,七岁的时候,强拉太傅的小儿子一起睡觉。

李明泽对此事有些头疼,将福柔唤来:“你是公主,怎能让男子与你同寝。”

“阿爹.......人家不知道他是男孩子嘛,真不知道男孩子长的这么漂亮干什么。”

听到福柔的话,李明泽愣住了。福柔蹙眉不满的样子,真是跟她的母亲一模一样。

他从少时就喜欢的女孩,像一轮天边的明月,她骑着小红马,在草原上驰骋的样子,无拘无束的,后来自己真的娶了她,可是她的母族仗着狼少主的名头,在草原上吞并部落,渐渐势大,他是一国的君王,肩负着祖宗社稷,觉桑不除,百年后,定然是唐国最大的祸患。

选择心爱之人还是选择护佑百姓,他选择了后者。

他原以为自己能承受得住选择的代价,可是当她怨恨的看着自己,他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生命,在他怀中流逝时,那一刻,他心如枯槁,满腔悔恨,却是来不及了。

他唯一真心待过的女子,深爱的女子,终究是,带着无尽的怨恨,离开了他。人民富庶,百姓安乐,人人都爱重他,拥护他,可是他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时,总是望着她的画像,心里的委屈和愧疚,将他一次次吞噬淹没。

黄泉深处,她也不愿意等自己吧。

“阿爹,您的眼睛怎么红啦?”

“没事,只是风.....迷了眼睛。”(原标题:《宫里的娘娘们太可爱了》)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自媒体客户端查看)","content_hash":"09bfe3d6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