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服:女人的痛苦是与生俱来的

我叫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家庭,重男轻女的习俗,让我在家里备受“疼爱”。我得不到新的衣服,新的玩具,什么都要让给我的哥哥,弟弟。就连朋友也是他们不喜欢的。

10岁那年,我和弟弟一起去地里帮农,弟弟调皮,总是捣乱,拿着镰刀瞎霍霍,还用小土块儿砸我,我只能低着头干活,不敢作声。

他自己蹲在地上玩,虽然4岁多了,可是还穿着开裆裤,他把镰刀放在地上就跑着玩去了,过了有3分钟左右,开心的跑回来了,一个不留神,摔了,弟弟哇哇大哭。父母闻声过来先是劈头盖脸的数落我,说我没有看好孩子,等到把弟弟扶起来,裤子上地上全是血,爸妈慌了,愣了几秒钟,抱起孩子就跑起来,放在自行车后年的大筐里赶紧去了卫生院。

我呆呆的站在地里,望着成熟的谷子,一个个耷拢着脑袋,我看着它门,就这么看着。

晚上爸妈回到家已经是10点了,对我爱答不理的,弟弟下面绑了一大堆纱布,他睡着了,一声不吭。

过了半个月左右,弟弟拆线了,还想以前那样烦人。不一样的是早上起来,他起床尿尿不像以前那样翘着了。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镰刀割伤了神经,他不是完整的男孩了。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我怕,也恨。

那年我22岁了,我有了男朋友,我很开心,他比我大整整10岁,他对我很好,非常的宠爱,好吃的给我,钱给我管,比我父母对我都好。我第一次感受的这种爱,心里非常暖,我爱他,我把自己给了他。之后他自然对我万般的好,只是在深夜,他总是喜欢各种奇怪的姿势,喜欢蜡烛,喜欢捆绑起来,喜欢我的脚丫,喜欢我的一切……

他还是对我那么好,我把他带回了家,父母看见大包小包的东西就开心,也不管我的感受。他也大方第一次见面,就叫爸妈,还拿出了1万块钱孝敬他们。

弟弟辍学了,天天在家呆着打游戏,他现在非常内向不像之前那样活泼了,娘娘唧唧的,我也不爱搭理他。

我男朋友给他带了游戏机,好多吃的,一不小心把一个安全套放在零食里了。后来又尴尬的拿了回来。

最近我们经常回家,因为要订婚了,有些事需要商量。这天晚上喝了一点酒,大家都有点乏,早早的休息了,我们两个住一个屋子。晚上又想折腾我,不过我不方便他也就睡了。半夜我起来方便,发现他不在我身边,我以为他烟瘾犯了,我去厕所路过弟弟的房间,里面有微弱的光,等我上完厕所回来又听见里面发出怪声,我顺着窗户缝往里看。

我的天呀,怎么可能,他们两个男人,我的泪水瞬间就流下来了,我捂住嘴,看着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一会69一会52我崩溃了。

我回到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他以为我还在睡,悄悄躺下,不一会儿鼾声震天,我失眠了,为什么什么都要抢我的,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本故事纯属虚构

未完待续。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