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个单身妈妈带着女儿和第一个男朋友结婚,失去的爱情很快被抓住(完)

离婚是种解脱,也是新的开始。

离婚的感觉,不错!

也许第一段婚姻太过压抑,离婚后,我像是重获新生一样。每天早上,我是面带微笑迎接第一缕阳光。在父母家,没有埋怨,没有唠叨,没有冷漠,只有嘘寒问暖,关心备至。我甚至后悔没有早点结束那场无爱的婚姻。

女儿婉婷乖巧可爱,是一家人的开心果。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妹妹是我离婚的坚决支持者,她常说,我永远不会是一个人负重前行,而是一家人携手前进。在这么一个被爱包围的大家庭中,我和女儿无疑是幸福的。

再遇陈建国

再一次遇到陈建国时,我并不意外。前几周,妹妹告诉我,她在医院遇上了陈建国。当陈建国问起我的近况时,她把我已经离婚的事情告诉了他。

“姐,陈建国肯定会来找你。你没看到当时他的表情,真的是眼睛一亮。”

“傻妹子,陈建国说不定都当爸了,你想什么呢。”我打断了妹妹的话。

“你还当妈了呢,不也是单身?管他有没有当爸呢,你们俩错过一次,如果有机会,这次千万把握好。”妹妹已经在帮我憧憬美好的再婚生活了,真是个傻姑娘,再婚怎可能这么冲动,毕竟还有婉婷呢。

当我下班路上遇到陈建国时,我知道他肯定是专程等我,这是我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我在路边停下自行车,他走过来很自然地帮我推起自行车。我们俩就这样并肩走着。

“听你妹说,你离婚了。”陈建国首先打破平静。

“对,快一年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回南方吗?”

“回来一个月了,回来看看我妈,去医院给她拿点药,碰上了你妹。”

“陈建国,你现在说话怎么慢吞吞的,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来点没心没肺说话的感觉。”我受不了陈建国这副慢条斯理的模样,他根本不是那种人。

“哎哎,金玲,我不是觉得你刚离婚不久,我要表现得感同身受点吧。”陈建国话风一转。

“就保持这样,陈建国,像以前那样说话。离婚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是天大的事,两个不合适的人绑在一起,更难受。你看,我现在多好,自由自在。”

“金玲,听说你的前夫对你不好,真是个王八蛋,不识人间珍品,如果不是知道你离婚了,我不会来找你,我只要看到你生活的幸福就足够了。”陈建国认真地说。

“陈建国,你识珍品也没有回来呀。陈建国,你孩子几岁了?为什么每次都在说我,没有说你自己的事情?你是不是欠了我一个解释呀?”我开玩笑地说着。

“我,嗨,我和你前夫一样,都是半斤八两,我也别埋汰他了,省的他一直打喷嚏。”陈建国把我都给逗乐了,我们又回到以前的状态,真好。

“金玲,如果我和你说,我还没有结婚,你相信吗?”陈建国停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说。

“什么?可你姐说你和老板女儿订婚了,做了上门女婿。”我不解地问道。

“哎呀,我姐真是瞎编的什么理由啊,也不看看人家老板千金能看上她弟弟,我这样的嘛,金玲,说实在的,你也能相信。只能说,造化弄人吧。“

”陈建国,你给我说清楚了,别再忽悠我了。“我假装生气地停下。

“哎哎,金玲,咱别大马路上这样,都孩子妈了,要注意影响了。这事儿一时半会地说不清楚,明天周末,你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咱边吃边说,这可是个长故事。”

看着陈建国,我差点笑出来,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想期待点什么,总之,仿佛回到了从前。

陈建国的事,把我害惨了

第二天中午,陈建国开车来接我,父母知道陈建国回来后,只说让我们好好叙旧,他们会看好婉婷。

我坐上陈建国的捷达,他把车开到市区最繁华地段,在一家酒店停下,我一看,竟然是本市最好的酒店。 这个陈建国,派头不小啊。

陈建国已经提前预订好了一个包间,呵,第一次来这种高档酒店,还有点不适应,暗红色的地毯,深色的木质摆设,无一不彰显出酒店的层次。包间不大,正适合两个人谈话。

陈建国很快点好了菜,又点了果汁。呵,大虾,螃蟹,三文鱼,海鲜宴啊,个顶个的好菜。

“呵,陈建国,你是不是发财了,现在出手阔绰啊,还说没有当有钱人家的上门女婿呢。”我喝了一口橙汁,真鲜,绝对是榨汁的,和我们家里买的橘子水不一样的味道。

“哎呀,好金玲,快别再提上门女婿这事了。真是让你抓住话柄了。”陈建国一边给我倒果汁,一边讨饶。

“那你快说说,你这些年怎么过的,又开上小轿车,又出入高档酒店的。还有你那个上门女婿到底是怎么回事。”

“嗨,金玲,要不说我这人就是点背。那个上门女婿确有此人,但绝对不是我,是我那个还没有过门的姐夫!是他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把我姐给甩了。”

“什么,他和你姐不也是谈婚论嫁了,你还叫他姐夫,这也太混蛋了。”我气愤地说道。

“哎,金玲,你是不知道,广州比我们这小城市发达太多了,谁刚去了,有会很容易迷失了自己。”

“我姐打工的酒店,在当地也算是个高档酒店,我姐粤语不好,主要负责打扫卫生,传传菜。我那个姐夫当时每周去看我姐,有几次遇上酒店老板的女儿,那女的,你是没见,高高壮壮,比我都大块头,一下就看上我那个长相帅气的姐夫了。”

“我那个姐夫以前卖磁带,会唱很多歌,酒店老板让他有空的时候,在酒店里唱唱歌活跃下气氛,这一来二去的,我那个姐夫没有把持住自己,被大胖千金给收服了。害得我姐好伤心,我一气之下,偷偷地揍了负心汉一顿,谁知道把他牙打下来两颗,我看到流血一害怕就跑了,事后我怕他报告派出所,连夜跑到了深圳躲起来。我不敢和你联系,让我姐偷偷给你打电话,让你别等我了,当时,我是真的以为自己要出事了啊,心想能躲一天算一天。”

陈建国喝了一杯果汁润润嗓子。

“几个月后,我看没有什么动静,偷偷联系上我姐,才知道,原来我姐后来跟那人说,如果他敢报告派出所我殴打他的事,我姐就去派出所告他耍流氓。我姐为了我,豁出去什么名誉也不顾了。那人害怕了,只能哑巴吃黄连,白白掉了两颗牙,对外宣称从楼梯上摔了一跤,把牙摔掉了。”

“你糊涂啊,为什么不回来找我?”我生气地问他。

“金玲,当时那种情况下,我真的以为自己这次完蛋了,不想被抓就要躲,我怎么能回来连累你呢。”陈建国激动地说着。

“事后,我想找你的时候,听说你快结婚了。想想我当时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不能让你背上悔婚的名声。”

“陈建国,你这混事儿可把我害惨了,要不是说你当了上门女婿,我也不能那么快结婚。”我打断陈建国,生气地说。

“都是我的错,金玲,只要你愿意,我加倍补偿你。”陈建国认真地说。

“怎么补偿,世上哪有后悔药?”我追问他。

“你嫁给我,我说过,今生非你不娶。”

“陈建国,我还有一个女儿,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金玲了,我结过一次婚。”

“金玲就是金玲,别说一个女儿,就是十个,我也愿意。只要是你的孩子,就是我的,相信我。”

陈建国的话打动了我,但我现在考虑更多的是父母和孩子,我不敢匆忙答应。

“陈建国,我现在不能给你回复,你知道我结过一次婚,我不想草率。”

“我等你,多久都行。”陈建国握紧了我的手。

父母的忧虑

当我和父母讲述完陈建国发生的事后,爸爸说了句:造化弄人。知道陈建国想和我再续前缘,爸爸没有反对,但提出几个现实问题。

首先,我是离异带孩子,而陈建国是初婚,陈建国的妈妈是否可以接受。其次,陈建国现在从事的工作可能还需要他回南方,而我是否愿意跟他南下。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陈建国是否真的可以对婉婷视若己出,而婉婷会接纳陈建国吗?

父母担心的事把我拽回现实,是呀,我和陈建国早已不同往日,单一个婉婷,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考虑几天后,我约陈建国见了一面,直截了当地把几个现实问题抛给他。我想要他知道,选择和我在一起,将会面临的问题。陈建国说一周后给我回复。

陈建国的选择

一周后,陈建国准时给我打来电话,约我见面。这次,他告诉我几件事。

第一,他已经跟他妈和他姐说明要和我结婚的事。他姐知道我闪婚跟她胡编的理由有关系,不好意思反对。他妈为了让他早日成家,现在也不在意我是否离异带孩子的情况。所以父母这方面搞定了。

第二,陈建国的工作问题。之前他在广州,刚开始摆摊卖服装,后来和服装厂熟悉后,和他姐一起专门帮服装厂给各地客户送货,靠这个赚了一笔钱。他姐在当地找了对象结婚后,他们三人合伙做起了生意,倒手广州深圳的服装。

打算和我在一起后,陈建国跟他姐说要留在老家。他姐尊重他的选择,让他在老家开一个服装店,他姐和姐夫帮他配货,姐弟继续合作扩张生意。

至于孩子,陈建国说,他愿意花时间慢慢走近孩子,直到婉婷接受他。他都等了那么多年,不在意多等。

我再次被陈建国打动了。

陈建国讨好婉婷

当我把陈建国做出的选择告诉父母时,爸爸点了点头。既然陈建国这么有诚意,实在不忍心再为难他。爸爸说了句:周日让陈建国来家里认识一下婉婷吧。

陈建国接到我的电话,不停问我婉婷的喜好。喜欢吃什么,什么玩具。这可是个手握决定权的大人物。

周日,陈建国西装革履,双手提满东西。我笑他,见一个小孩,这么隆重。他给我看他的双手,紧张得冒汗。

陈建国为了给婉婷留下好印象,下足了功夫。好吃的糕点,糖果。布娃娃,漂亮的小花布。四岁多的婉婷古灵精怪,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拽着我衣角,想让我拿给她。我拉过来她,介绍给陈建国。“这是婉婷。”

“婉婷,这是陈叔叔,是妈妈以前的同学,也是妈妈的好朋友。“我蹲下告诉婉婷。

“陈叔叔好。”婉婷小声地说着,眼睛盯着布娃娃。

“你好,婉婷,叔叔给你带了一个布娃娃,看看你喜欢吗?”陈建国把布娃娃拿给婉婷。婉婷一把拿过来,高兴地搂在怀里。

“婉婷,快说谢谢叔叔。”一旁的姥姥说。

“谢谢叔叔。”婉婷小声说完,一溜烟地跑回房间玩新玩具去了。

陈建国看着婉婷,感慨地说:“婉婷跟你小时候长得真像,粉嫩嫩得像个娃娃。”

“嘘,当着孩子的面,也不怕他们听到,丢人。”我冲陈建国撇了下嘴。

“好好好,我错了,我就是喜欢婉婷这孩子,女儿好啊。”陈建国小声给我赔礼道歉。我笑着点了一下他。

吃饭的时候,陈建国想多和婉婷说几句话,可婉婷这孩子对陌生人比较冷,外公说,对孩子不能急,欲速则不达,感情需要慢慢培养。幸好孩子现在还小,只要真心对她,很快就可以熟络起来。陈建国点头答应着。

三人约会

自从来过我家,陈建国和我的关系算是得到了父母的认可。现在只等婉婷接受陈建国。离异家庭的孩子性格较为敏感。婉婷见过陈建国后,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要我抱着搂着才肯入睡。有时,婉婷会问陈叔叔为什么要来我们家吃饭。我告诉他,好朋友互相拜访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后婉婷也可以邀请好朋友来我们家做客。

陈建国为了尽快拉近与婉婷的距离,约我们去公园玩。离婚前,小江很少带婉婷去公园,当我告诉婉婷,周日要去公园看动物,拍照,玩木马时,婉婷高兴坏了。但当她知道陈叔叔也去时,眼神暗淡下来。我看出她的不安,解释说,陈叔叔是帮我们喂动物,给我们俩拍照的。婉婷这才恢复笑容。

我提醒陈建国,千万不能着急,婉婷这孩子心思细腻,又敏感,要让她彻底放开心扉,恐怕不是一两个月的事。陈建国劝我放心,他这次准备好了十足的耐心。

公园里,婉婷把所有的动物都看了一遍,玩了好几遍旋转木马,吃了冰糕,拍了照。下午玩得精疲力尽的婉婷在陈建国的背上睡着了。陈建国背上睡着了。我们俩这样走着,陈建国说:“金玲,谢谢你,现在的感觉真好,我们就是个三口之家。漂亮的老婆,可爱的女儿,真幸福。”

听到这些,我眼眶湿润了,说感谢的应该是我呀,看着女儿幸福的笑容,我知道陈建国会是一个好爸爸。

陈叔叔想做婉婷的爸爸,可以吗?

公园游玩拉近了婉婷和陈建国的距离。婉婷不再抵触陈建国,有时候会问起,陈叔叔什么时候可以带我们再去公园?我爸让陈建国有空经常来家里吃饭,陈建国开服装店,时间自由,有空便带着水果,糕点过来吃饭。每次陈建国都会给婉婷准备一些小玩意,让孩子高兴一番。每次陈建国的车刚开进宿舍区,婉婷就兴奋地跑过去开门,准备迎接。

相处了半年多,我认为时机成熟,想告诉婉婷,正巧有了一个机会。婉婷幼儿园举行亲子活动,需要父母出席和孩子一起做游戏。小江离婚后对婉婷不闻不问,我早已懒得与他联系。我问婉婷,可以让陈叔叔参加吗?婉婷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

我通知了陈建国,陈建国又是一顿捯饬,说要给孩子长脸。看到他西装革履,大背头的时候,我几乎笑出来。

活动主要是考验一家人的合作能力,陈建国表现良好,带着婉婷连夺几个第一,让孩子在小朋友面前长足了面子。当别的小朋友说:婉婷,你爸爸真厉害时,婉婷笑得很开心。

活动结束后,为了庆祝今天的好成绩,陈建国带我们母女去吃大餐。婉婷特别开心,一直在数得到的小奖牌。陈建国给我和孩子到了一杯果汁,看了我一眼,我冲他使个眼色。

“婉婷,你看今天陈叔叔表现得还可以吧,没让婉婷失望吧。”陈建国笑嘻嘻地问婉婷。

“表现得很好,看咱们得了好多的奖牌呢。小朋友们都好羡慕咱们呢。”婉婷开心地说到。

“那是啊,这说明咱们配合的好,小丫头。”

“配合的好是啥意思?”婉婷忽闪着大眼睛问。

“意思就是,咱们三个人在一起玩得更好,更开心。你想想,咱们三个去公园的时候是不是很开心,现在吃大餐是不是很开心?”陈建国引导着婉婷。

“嗯,我还想去公园呢。”婉婷又想到了公园。

“是呀,你想想,去公园,是不是咱们三个一起玩,我帮你拍照,给你买好吃的,你累了我还背着你回家。”

“嗯,是这样的。”婉婷答道。

“婉婷,现在陈叔叔想成为婉婷的爸爸,这样我们三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玩,你觉得好不好?”

“嗯,这个我需要问问姥姥姥爷。”

“没问题,你回家问问姥姥姥爷,陈叔叔能不能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好不好?”

“嗯,行。”婉婷认真地回答道。

陈建国最后还是做了上门女婿

婉婷回家后,认真地问姥姥姥爷,陈叔叔想来我们家住,想当婉婷的爸爸,你们同意吗?我爸妈强忍住笑意,问婉婷,你愿意吗?婉婷点点头。姥姥姥爷说:只要婉婷同意,我们就同意。

婉婷一脸认真地对我说,赶快告诉陈叔叔,可以来我们家住了。姥姥姥爷同意了。我笑着抱住她,连声说好。

几个月后,我和陈建国领取了结婚证,陈建国做了我家的上门女婿。陈建国笑嘻嘻地说:真是让我姐说着了,我就是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我点了一下他,调皮地说道:可惜不是酒店家的千金。

陈建国一把抱住我说道:别说是千金,就是万金我也不稀罕,我只愿意当金玲家的上门女婿。

突然,古灵精怪的婉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爸爸,咱们什么时候再去喂猴子呀?”

我和陈建国一起抱起她:“你不就是我们家的小猴子吗?”

(完)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