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海王,以为浪子回头,但刻骨铭心的爱却是海王10万+爆料

酒吧里一向故事很多。

我没想到今晚听到的竟是一个由爱生恨的故事。

所谓的爱情,大概都是日久生情吧!可是故事最后,没有温暖,曾经爱过的人,掐住了彼此的软肋,捅下了最致命的一刀。

讲述人:咖喱

你有过被别人伤得遍体鳞伤,毫无还手之力吗?

我有过。

就是电视里那个男人。

我的炮友兼前男友,就叫他豹子吧!

曾经有过爱,如今看着他只有恶心。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男个人为了往上爬会如此不择手段。

电视机里那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是我的前男友。

闺蜜小嘉看到了,连忙换台,啐了一口,骂道:“脏了老娘的眼,追他不如追头猪,恶心。”

我笑了笑,看着手腕上的疤痕,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心里早是千帆过尽。

豹子出道之前原本是A市一个大型连锁酒吧的DJ。代号豹子,人长得又帅又高,身材又好,八块腹肌就像米开朗琪罗专门刻过的一样,穿衣显瘦脱衣是秀。

小猎豹的lang在这块地界是出了名的,更有酒吧活招牌一说,来酒店消费的一大半都是一堆虎视眈眈的中年妇女,而且每晚座无虚席,更有姐姐消费白银千两换与豹子共度良宵。

每晚,入夜后,豹子的夜生活仿佛才真正开始。

隔三差五小嘉喝多了就会一边搂着我一边喷着酒气说:“豹子这人虽然不咋滴,但是长得帅!还没个女朋友,喜欢不?你不是喜欢帅哥嘛?喜欢,我就撮合你俩,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嘉是我十几年来的闺蜜,在酒吧上班,下班后我有时间就会去她那里蹭上一些免费的酒水,玩上一段时间,久而久之我在酒吧混了个脸熟。

小嘉一直以为我是因为她才去酒吧的,其实不是。

小嘉没有来到这座城市时,我一个人居住。

偌大的城市,人来人往,极速川流的车辆让人莫名的心慌。

每周末,穿过城市人来人往的地铁,熟门熟路地走到酒店,我的客人就等在这里。

我喜欢约,不为什么。

只是因为寂寞。

第一次遇见豹子就是在那间酒店里。

他比我小四岁。

我们是在某个左划右划的交友软件里认识的,说好听点是交友软件,说难听一点就是约约软件。

寂寞的夜,孤男寡女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或许是因为我的功夫好,也许是想到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他的话倒是多得出人意料。

他说他从小就想做明星,可家庭条件不允许,他妈妈为了支持他的明星梦就到ktv里做不可描述的生意。

他感到耻辱,出于报复,他没满十八岁后就背着他妈出去浪了。年轻力壮还听话,没坐多久他就被两个富婆bao yang 了。

可当人圈养宠物的滋味并不好受,他也时常受不了富婆们的特殊爱好,于是也经常在约约软件上约。

他觉得以这种方式反抗,能让自己好受点。

他的声音沙哑压抑,枕着我大腿,像是一只生活在暗处见不得光的动物。

随着他不幸得往事沉沉睡去。

在替他感到难过同时,我也没有停止对自身安危的担忧。睁大眼仔细看了看,看得仔细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算有良知,带了安全套。

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物,就不告而别了。

后来我去了医院,万幸没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

有过这次经历,我行为收敛了许多,再也不敢随便出来约了。

事后,豹子也曾约过我几次,可我卸载了软件,删了微信再也不愿和他有任何联系。

再后来小嘉,小嘉来我的城市投奔我,有人作伴,我一点约的欲望也没了。

何况,我更怕小嘉把我的情况传回老家。

我这个天之骄女,从小成绩就一骑绝尘,名牌大学毕业,理工大学女孩少,再加上我们是应用数学专业,毕业后十有八九都干程序员了,女孩子更是少的可怜,作为我们专业的珍惜保护动物,我也被封了个“校花”的名头。

我毕业后去了大厂工作,虽然天天写代码枯燥又无味,毕竟收入是我爸妈得瑟的本钱。

当惯了别人家孩子,我还真怕给爸妈丢脸。

所以小嘉来后,我就恢复了乖乖女的本性,每天两点一线,公司家两头奔。

这样平静的生活,直到小嘉去了酒吧工作才结束。

这么多年,我的爱好一直没变过。

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帅哥。

豹子长的这张脸很叫我受用,可是一只野生放养的豹子,我就算有铁链子我都拴不住他,约一约还行,做他女朋友岂不是成了众多美女的头号大敌人?

枪子都往我身上打,我就是有九条命我都禁不起这个折腾。豹子什么都缺,就不缺女人。

于是每当小嘉牵线搭桥,我都连忙摆手“我不配我不配,人家是豹子,我是小猫咪,不跨物种恋爱。”

“嘁,话反正带到啰。”

我权当小嘉喝多了放屁,连忙打发走她。说来奇怪,酒吧里的每一个员工我都认识,除了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老板。

吧台小哥说到他老板时,眼睛都在散发光芒,表情那叫一个陶醉,他砸吧砸吧嘴说老板姓马,四十多岁,好看得很,身材还火辣辣。我说人家都四十多了,孩子都可以跟你称兄道弟了。

吧台小哥说我不懂,他说这家店的老板就像一瓶红酒,放的时间越久,啧!就越入味。

怪不得,豹子能心甘情愿被包,还能愿意为她抛头露面应对那些如狼似虎的中年老女人!原来是个人间极品。

六月的一个星期天,小嘉给我打来电话“豹子正在一个租的歌剧厅里面录制他的新作MV,后台锤哥请假了,现在差一个人手,这个东西很重要,马虎不得,老板都在发火了,你快过来帮帮忙,十万火急!江湖救急!急!”

我挺纳闷的,被扰了清梦后心情十分不爽,而且录这个东西的都是些专业人士,我一个二流技术人员,当即直接拒绝。

“行!你牛!你今天要是不来,你要以后有个三长两短你别来找我!”

我在电话这头听她语气都能感觉到她都想掐死我了,最后她还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我当即必须过去,否则回来的时候有她没我,大不了一起同归于尽。

有那么重要吗?录个MV没人去还要跟我同归于尽,这多大点的事儿!?我一边嘟囔还是一边收拾去了会场。

到了才发现根本不缺人,丫的,小嘉是故意骗我过来的。

到的时候。豹子已经在台上准备录中半段的视频了,现正调试灯光。

我记得他戴了一个银色的美瞳,和他平日里一头银色的头发很搭,台上放着烟雾打着蓝色的光,烟雾也被这灯光晕染的蓝湛湛的,他被烟雾缭绕,表情宁静温和的注视着远方,没了昔日的痞样。

此刻他仿佛与光融为一体,与光同尘,却不受染于尘,看着就像是从某个地方逃出来的刚入世事的精灵,他的眼睛还在灯光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我完全沦陷了。

直到小嘉一记巴掌拍在我脸上我才回过神,吞了一口一直在嘴里打转的口水,随后我就我被小嘉牵着去了后台。

魂儿却一直留在了刚刚那个地方。

等到忙完后,我看到豹子坐到台下玩手机,就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冉婕老妹儿叫我帮她联系联系豹子,冉婕是个跳爵士的崽,想和豹子有合作,让我去当中间人,不去吧不仗义,人家指不定怎么想我,去了……又怕尴尬,除了对他的床上gong夫稍微有点熟,其他的我跟他压根儿就不熟,怎么开得了口?

腿还是身不由己的自己动了起来,至少我行动了,就冲这点,就算最后合作没谈成,我都能跟冉婕交代了。

我坐到了离豹子只有一个位置的距离边,正想开口,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好几次扭过身体想唧唧歪歪一通,却又转了回来,我已经无数次埋怨过自己不争气了……

这是kai房后好几年第一次离豹子这么近,我偷偷瞄了几眼,他正专心地玩手机。以前滚c单的时候没仔细看,我下看仔细了才发现豹子虽然是个男人,但是皮肤居然比我一个女人的皮肤都好,而且他睫毛好长,刷了一层白色的睫毛膏,太好看了吧!

他的脸棱角好分明,这张脸不管怎么看,都不会腻。

若不是知道他的曾经,我恐怕真的要被这张纯白无害的脸骗了。

可能是我的举动太夸张了,豹子也注意到了我,尴尬的我立马注视远方,他也不说话,还装作玩手机。

突然他就举起手机对我拍了一张,我确定那角度,那姿势就是在拍我,拍完后他还看着照片偷偷的贼笑,我寻思着我长到他笑点上了?

我也按耐不住了,假模假样地喊了句“豹哥好!”

他转过头放下手机笑盈盈的看着我,那姿态就像是他早都准备好要看我表演了,十分的纨绔。

我有些紧张,怕他想起又怕他想不起,只好搪塞了个理由“那个,就是,我有个朋友,跳爵士的,想跟你有合作,就一起表演那种,当然你不愿意也。”

他勾过我的手,稍一用力就把我拽近了一些,我们之间的距离被这一拉只剩下几厘米,近得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吐在我脸上。

“我更想跟你再次合作。”

“啊!?我不行不行,我不会跳舞。”我当时一阵激灵,大脑一片空白直接放弃思考,说实话,这些年除了约得多,我的情感经历几乎空白。

随后豹子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他高出了我一个头,把我拉着往外面走,笑盈盈的,我知道豹子要干嘛,我也没反应过来咱俩手拉手有什么不对,更没有挣开。

他手掌温热而厚实,我就这么跟着豹子,像着了魔丢了魂一样。

豹子把我拉到了外面的走廊,把我压在了墙上“里面人多,前面发生了什么后面看得清清楚楚。”

我还没有理解这句是什么意思,正在消化的零点几秒中,豹子就凑了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豹子的呼吸,豹子的荷尔蒙气味,豹子的唇在我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思考的时候凑了过来,在一个短促而深刻的吻后,豹子摸了摸我的脸,微笑着看着我。

“怎么说都是约炮对象,也要顾及点影响好不好?”

我大脑显然接受不了那么多的信息,还没有回过神,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豹子正带着一脸痞笑看着我,又陌生又熟悉,走廊里四下无人,还有点黑,豹子贴近我的耳朵温柔地对我说“小猫咪不可以跨物种恋爱,但可以跨物种j配吗?”

他怎么知道小猫咪?小嘉这个叛徒!只有上帝知道我的心脏在那一刻钟跳出了一首命运交响曲,竟然被一个弟弟调戏了。

以前听过很多次豹子唱歌,我此刻才发现豹子声音居然如此的好听,好温柔,好有磁性,心动和喜欢就在这一瞬间,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这么快。

我望着豹子,发挥出我约了这么多年的优势,我扯过豹子的衣领,霸道地吻了上去,活脱脱得像是我在占豹子便宜。

我是个女liu氓,我至今都不明白我当时怎么那么敢。

他的身体很烫,吻我的力度又温柔又霸道,那感觉就像是猎手先迷惑猎物再趁猎物不注意一口气把它吃光。

我抱着他,手一直从他的脖子滑过胸肌落到了他的腹肌上,隔着布料我感受到了男人胸腔的起伏和腹肌一块接一块结实的真实感,每一次触摸都让我的心跳加速,但我的欲望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随后我又把手伸进了他薄薄的衣服里,直接感受他的皮肤,他炽热的身体,我的手从腹肌周围楼到了后腰,豹子的腰线好深。

“咳!你俩干啥呢?”

我被小嘉突如其来的一声直接拉回现实,猛地推开豹子,豹子懵逼状态完全可以和刚才的我相比,我尴尬的望着抄着手的小嘉,有些不知所措。

小嘉说后半段录制要开始了,一直找不到主角,一转问下来后才知道我们在这里,刚刚找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不堪入眼啊不堪入眼,她说她再来晚一点我们差不多都要脱干净进入下一步了。

豹子舔舔嘴唇在我耳边说“今晚八点,不见不散。”随后依依不舍地勾着我的手缓缓离开。

豹子走后,我完全没有心思管mv的事,就一个劲在酒吧瞎溜达。溜达到舞台附近的时候,小嘉嘲笑我说我是高手,我不好意思地回:“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光天化日的。”

“好哇,问你要不要,你说不要,人家送上门了你就要了,敢情你在欲擒故纵呢?好几次人家豹子心灰意冷还以为你压根对男人不感兴趣呢,我还劝他说,你要是对男人不感兴趣我早都上了。”

听到小嘉说这句,我才回过神“什么豹子送上门?什么意思?”

“豹子一直在托我去探你口风,让我当中间商,试探你对他有没有意思,结果我吃了好几次的闭门羹。”

那有人看上自己约的对象,还不知他打什么算盘呢?

“算了不说这个了。”

小嘉给了我一个她什么都懂的眼神后,继续去忙了。

到了下班时间,豹子发微信约我去吃饭,时间定在晚上八点,地点是在一个牛排餐厅。

和约炮对象约会,我竟破天荒地有点紧张。

我画上精致的妆,找出了我万年压箱底的一根黑色小礼裙,这小裙子该紧的地方紧,该松的地方松,对任何身形都十分友好,虽然早已经收拾好了,但我还是不停的在镜子面前照,小嘉已经被闹烦了,干脆自己出门逛逛,省得她自己心烦。

到了餐厅门口,我更紧张了,一直徘徊不敢进去,一想到要和豹子约会心都要到嗓子眼了,在无数次自我暗示下,我终于进去了。

找到了对应号桌,却没有看见他人在,被鸽了吗?

是呀,哪有人想找约炮对象做女朋友的,我怎么那么天真?

其他座位都是成双成对,我就像个小丑一样坐在位置上喝着不断续杯的柠檬水,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心里已经开始一场世纪大战了。

微信不回,语音不接,,再三犹豫下拨了电话过去,一阵等待后对面就一是一个冰冷的女客服的声音。

我的忍耐到了极限,起身就要走,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小丑拿着一堆的气球走了进来,我正想着是谁过生日请的神秘嘉宾来助兴吗?还是说他卖艺买到了这,还没等我想完,小丑就走到了我面前。

我的天呐!我看到眼前的小丑就像我在照镜子!

被人放了鸽子不说,竟然还妄想有人能找自己的约炮对象当女朋友,更可笑的是我居然还信了,我自己就是个笑话!

看到眼前这个小丑我就火大,我现在觉得他脸上的妆容都像是为了嘲笑我而专门画的,这一身衣服也是专门为我穿的,我转身要走,我往左他往左,我往右他往右。

“你没长眼睛啊?那么大个路你非要往我这拐?”

小丑也不说话,直接就塞了个粉红色的气球到我手里,手上的气球绳子还没有牵热,就看见他掏出巴掌大的一根针,随着“嘭”的一声他给我把气球扎了,耍我还是报复我?

这一声巨响在这个餐厅里面十分引人注目,当气球被扎破的瞬间我又生气又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气球被扎破不仅伴随着一声巨响,还有一堆的玫瑰花瓣从空中飘散下来。

这一出又给我整懵了,我注意到四周那些吃瓜群众的眼神,这简直是社死大型现场,我尴尬的想立马逃走。

我正准备迈脚,小丑眼疾手快地把我摁到了椅子上,与此同时餐厅里面还响起了巴尔扎特的钢琴曲,他又对我展示着他的白手套,就在一瞬间他凭空在他的手里变出了一支鲜艳的玫瑰花,在众人的唏嘘和掌声下,他把玫瑰花递到我手上,又比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倒退着以一个滑稽的方式离开了餐厅。

我觉得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在位置上,那些看客更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个闹剧的发生,此刻我只想逃离这里,隔壁桌的服务员大概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带着职业微笑走到我旁边。

“恭喜您这位顾客,你是我们店里本月的幸运顾客,在本店随意消费今日免单。”

我心想我被鸽了,我还意外成了免单客户?

这就像上帝给你一巴掌又给你一颗糖,在经历了几秒钟内心矛盾之后,我调整坐姿,果断拿出菜单,直接跳到最贵的那一栏,要了一瓶红酒,誓死不吃撑不归,就让餐厅老板哭死在厕所吧!

上菜前,服务员还拿来了一个精致的欧式烛台,里面燃着一根白色的蜡烛,我注意到其他桌都没有,只有我这桌有,看来幸运顾客就是不一样。

正当我在找角度拍烛台准备发个朋友圈的时候,镜头里面远远地出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帅哥,他抱着一大束玫瑰,隔着挺远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那张五官的魅力,我把视角放大想好好的窥探一下。

越放大越奇怪,这个人居然如此眼熟,他居然和豹子长得特别的像!

回去我一定要把今天的奇遇告诉小嘉,这个帅哥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人,然后他找到了,最后往我这个方向来了!!!我有些激动,我可以借此帅哥走近的机会,然后近距离的观察帅哥了!顺便比一比他跟豹子谁比较帅。

帅哥就这么停在了我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我。

“豹子”

我从未见过豹子穿西装的样子,也从未见过豹子精心打扮后的样子,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帅气的总裁,一表人才,完全没有了往日放荡不羁的那骚副样子,怪不得我开始没有认出来,这堪比换了个头。

豹子单膝跪地,一大束玫瑰捧在我面前

“栀子,我喜欢你,从很多年前,第一次遇见你开始,这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深深思念着你,我喜欢“上”了你,你每一次眨眼,每一次睫毛扇动都牵动着我的心跳,对你的爱已经占据了我心的每一个部位,填满了心里每一个缝隙。你就是我的super star,栀子,做我女朋友吧!”

服务员在此刻瞎起哄嚷着答应他,背景音乐也是《PROMISE ME》,今天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一样,瞬间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一切,这整个餐厅都配合着豹子演戏。

他特意把上加重音拖长,我知道他在暗示什么。我寻思着,他怕是看中老娘床上功夫好,才这么迫不及待的送到碗里。

长得好看,又这么主动送上门,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正想点头,毕竟谁能拒绝帅哥呢。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一个画面,豹子和老板为爱鼓掌,一边爆锤还一边质问“为什么背叛我?那个小浪蹄子有什么好?”我一个激灵,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你的老板怎么办?”心里想说的话,脱口而出,又是嘴巴跑得比脑子快,完全不顾及周围一圈吃瓜群众和面前的摄像机。

野生豹子眼神狂野又迫切,听完我说这句话后恨不得找块地缝钻下去。

随即又释然一笑,伸手谈了谈我的脑袋:“你这小脑袋瓜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那是我妈!”

如此宠溺又深情,一下子将我所有的防备卸掉,我迫不及待的缩进他怀里。

我们相拥在一起的时候,小嘉还有一些酒吧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从某个地方冒了出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啊,我们一堆人在后面的监控室看着栀子姐的一举一动,那叫一个精彩,十几分钟经历人生大起大落,也只有嘉姐能整这么一出损戏。”

和豹子在一起了两个月后,有一天他拉着我的手,一本正经的望着我“栀子,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回想我们在一起的这两个月里,豹子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宠溺,我感觉自己真是野百合也找到了春天。

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真的恨不得没日没夜地没羞没臊,哪还顾得上公司那些写个没完的代码,就算公司给了我一个绩效倒数第一,我也不怎么在意。

不仅如此,豹子逢人就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微信朋友圈也在不断地更新我们的动态,下班后他就接我回家,也有主动自觉地拒绝女孩子的暗送秋波,给足了我安全感。

好多人都说豹子是真的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改邪归正了。

真没想到,一个约炮对象能这么靠谱。

于是我思考了两天,也就同意了。

小嘉帮我收拾行李的时候说只要我一走,就立马招一个新的室友,让我有去无回。事实证明,那间我们一起住过的房间至我走后,就一直没有其他人来过,几个月后,我一身伤痕又回到了那个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天,豹子和我收拾好了我的东西,搂着我说他现在感觉这个地方现在才有了家的味道,豹子做饭,我洗碗,夜里我们相拥谈心。

我问豹子,那么多女人,她们的姿色不比我差,比我条件优秀的也很多,为什么你偏偏选择了我?

豹子说我跟那些女生不一样,那些女生对他一般都是所图太明显,只有我淡淡的,来酒吧,那些酒和吃食仿佛比他更有吸引力。

他告诉我,从一开始他就认出了我,不由自主的想靠近我。但又怕彼此尴尬的身份,把对方推得更远,于是只能让小嘉去试探我。

那晚气氛很温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动作也开始野蛮了起来,他解开我后背的扣子,我们都在对方的身体上试探,摸索。

我第一次把身和心都交给了同一个男人。

之前,因为担心他曾经的生活,我们一直做着保护措施,可是那晚我太忘情了竟然忘了提醒他戴套,我心中有隐隐担心。

那晚之后,我们的生活逐渐走上正轨,我以为我们的距离会变得越来越近,我们之间会变得亲密无比,我原本以为我们跨物种的爱情可以感天动地。

然而现实却给了我一次又一次地重击。

刚开始,隔段时间我就会在家里闻到奇怪的香味,我的香水也不是这个味道,豹子说这可能是他不小心在某个地方蹭到的味道,我觉得情侣之间一旦有了猜忌感情就会变得岌岌可危。想到豹子上班的地方,我选择了无条件地相信他。

直到有天,我在上班的路上,手机突然传来了一个隔空投送的照片。

照片上是男人搂着一个穿着暴露容貌姣好的女子,站在我们家的门口正在开门,这男人我化成灰都认识,是豹子,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血液涌向了的大脑,一阵狂热的眩晕感扑袭而来,我立马打了个出租回家。

在车上我稍微冷静了一些,隔空投送也只能是距离比较近才可以发送照片,我家到公司有四十分钟的车程,那么会是谁想把这个照片千方百计的发给我?他的目的何在?

到了门口,我悄无声息地开了门,听到卧室那边传来的声音,我想起曾经我也在那张床上和他们做过同样的事,我就觉得十分的恶心。

我把包和钥匙扔在了桌上,接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电视机的屏幕里的我看起来十分的冷静,淡定,而事实上我整个人都在抖,我无法抑制我手指的抖动,我只能用力的握着杯子。

房间的动静让我忍无可忍,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我把杯子用力的甩了出去,杯子被砸在了墙上,一瞬间成了无数片碎片。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爱情冲昏了我的头脑,让我忘记了我和这个男人是怎么认识的,我竟傻到认为豹子真的会浪子回头,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有些慌乱,豹子让那个姑娘把衣服拿走,她则嘟嘟囔囔地问为什么呀,豹子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随后我就看见了两人慌慌张张从卧室出来,那个姑娘用衣服遮住身体,看见我后愣了几秒。

她脸上画着妆,已经妆花了一半,假睫毛也掉了一只,看起来大概二十出头,模样很可爱,眼睛很大,很瘦也很白,同时还在愤怒的看着我,质问豹子我是谁,豹子没理她,一个劲地把她往外面推,她受到了极其不公平的待遇表情也很委屈,哭着撒娇赖着不走。

我坐在沙发上微笑看着两人,过了半个小时,在豹子软磨硬泡下,这姑娘才穿好衣服甩了豹子一记耳光后摔门离开。

豹子穿上衣服,一脸愧疚问我怎么回来了。

我没看他,也没回答,直接说出了我刚刚从车上一直到这场闹剧结束徘徊在脑海里的想法。

“分手吧。

小时候我爸在外面偷情,被我妈发现,第一次闹得很凶,全家都来劝我妈原谅我爸,只有我对我妈说,你们离婚吧,最后我妈还是选择了原谅。我爸跪在地上发誓说不会了,不敢了,结果同样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没完没了。

我妈在去逮小三的路上出了车祸,去世了,这场车祸带走的不仅仅是我妈,还带走了我对爱情的所有幻想。所以,我宁愿出去约,也不愿谈恋爱,可你卸掉了我所有防备,却拿了一把刀直接捅在了我心脏上,伤的我毫无还手之力。我的受不了背叛,打我骂我都可以,唯独背叛不可以,这小小的要求你都做不到,我们又何必再一起呢?我不想走我妈走过的路。”

“对不起,我保证不会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那是被鬼迷住了眼睛,栀子我不能没有你,我爱你啊。”

“去他妈的爱!你留着你廉价的爱,去爱别人吧!我不配!”

(未完待续,看后续剧情请点关注查看下一条推送)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