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张一曼,一个“穿衣服睡觉”的荡妇铜匠,在情欲和人性的背后自杀。

《驴得水》中最糟糕的女性,就是那个“睡服”一切的荡妇张一曼了。

这个故事并不复杂,在民国那个动荡的时代,一群具有理想的知识分子去往贫困偏远的地方支援教育。

这个地方贫困、落后,但是这群人依然有理想,他们企图改变这样的现状,可是随着事情的逐步发展,贫困地区的问题也暴露出来,在经费缺乏的情况下,他们被现实所改变,最后变成了被现实所夹裹的人。

剧中的张一曼是唯一一个自杀的人,而且是在“睡服”了铜匠之后。

一、一个自由放荡的女性

张一曼是一个什么样的女性?她自由、开朗,也美丽动人。

这样一个女性就如一朵摇曳的百合花,芬芳馥郁,在那个贫困的山区,她更是“神”一般的女性,铜匠一辈子与老婆平淡无奇的生活着,自从与张一曼有了一夜情缘之后,他内心的激情被重新点燃。

剧中的张一曼无疑是开放的,她没有传统女性的矜持,那些听着让人面红心跳的黄色笑话,她张嘴就来,同时她还享受着性自主,她能“睡服”铜匠,也能拒绝裴魁山的求婚。

她甚至表示自己来这里就是想活成自己,这里没有世俗的羁绊,她喜欢这种洒脱、自由、随性。

张一曼的形象与以传统女性的矜持、含蓄相去甚远。她对性的理解,完全就是大家眼里不折不扣的荡妇,在男权社会,封建时代,张一曼就是离经叛道的典型。

她是如何来到这个偏远山区的呢?当然是因为男女关系混乱,初看《驴得水》时,认为这个张一曼可耻透顶,一个把性看得如此开放的女子,必然不是一个好人。

她与裴魁山聊着黄段子,从来不脸红心跳,她“睡服”铜匠,用最放荡的办法,让他感受到性的快乐,直到铜匠老婆出现,说铜匠一辈子只会一个姿势,为何去了一趟学校,就变了花样,会咬耳朵了。

这样一个放荡的女子,在那个时代已经是一朵“奇葩”了,在传统的观念中,张一曼就应该是被唾弃之人,如潘金莲的放浪形骸,她本就是一个“无耻”之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佳佳,简直就是这个山村中的“白月光”,她单纯、可爱,而张一曼呢?以最可鄙的样子让人唾弃。

张一曼的人设就是如此让人们不喜,可是越往深看,越会发现,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最纯粹的东西,让人们又深感怜悯。

二、放荡背后的单纯

张一曼在剧中是一个放荡的女子,可是她却是一个最明白、最单纯的人。

孙校长看似为人宽厚,热爱教育事业,但虚报名额吃空饷却是他的主意,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创造一个假的名额,便是“吕得水”。

如果不是校长用这个虚假的人物去骗取名额,就不会有后面的各种事情,为了达到目的,他更是对张一曼“睡服”铜匠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让目的达到,张一曼被牺牲也是值得。

后来更是为了他认为值得的事情,把张一曼一头秀发给剪掉了,而张一曼却成了整个事件唯一的牺牲品。

张一曼如被献上祭台的物品,在校长所谓的理想中,被活生生杀死,张一曼的死是必然的,从她以“睡”为切入点开始,她的悲剧基调就已经奠定了。

校长的理想并没有实现,在那个混乱的时代,谁都无法避开腐败的现实,只能在艰难中徐徐前行,理想最终化为了泡影,张一曼以荡妇的形象深入人心。

还有裴魁山,他极度自信张一曼会接受自己的求爱,因为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张一曼根本没有选择,再加上在众人眼里,张一曼是一个被人唾弃的角色,他能向张一曼求婚,完全是给了她莫大的面子,他如一个神灵般在救赎堕落的女人。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张一曼居然敢拒绝自己,裴魁山心中燃起的熊熊火焰被张一曼无情的扑灭了,于是他开始释放心中最后的恶意,他骂张一曼是婊子,骂得非常难听,得不到那就毁掉她,把她撕碎、踩烂,让她永远不得翻身。

剧中只有一个周铁男没有侮辱过张一曼,可是当子弹掠过头顶时,他感受到死亡的可怖,那曾经的傲骨也被打折,重新站起来的他,再也没有了曾经的铮铮傲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懦弱胆小,卑躬屈膝的人。

他对周围的事情视而不见,特派员随从意图强奸张一曼,他也再不敢站出来了,那个耿直有理想的人,变成了猥琐、胆小的市井之徒。

每一个人都在慢慢接受现实,只有张一曼始终是她自己,她不接受裴魁山的所谓“救赎”,她就是自己,她放浪、她自由,她就是喜欢用自己的思想去生活,无关周围的环境。

张一曼在那个时代,无疑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她的自由,是为那个时代所不容许的,她的死,与自己的个性有关,当然也与时代不无关系。

三、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驴得水》的前半部分是喜剧,后半部分是悲剧,特别是张一曼的死,更是把这场悲剧推向了高潮。

教育体制的腐败、人性的复杂、时代的混乱、做人的底线,一个披着喜剧外衣的悲剧,让人们在欢笑之余,眼含热泪。

特派员不学无术、贪婪自私,这是时代的悲剧,校长的虚伪、可笑也直接导致了张一曼的悲剧。

其实这些人物最多是自私了一些,贪婪了一点,但他们最后都没有付出生命的代价,只有那个看起来放荡的女人张一曼成为了最终的悲剧核心。

她在大城市就因为放荡不被世人所接受,她心甘情愿来到那穷乡僻壤,就是想活得潇洒自由,在张一曼的心中,性是性爱是爱,她就是要那份随意的自由。

张一曼的思想是超前的,她要自由,可是偏偏事情不会以她想要的去发展,越是追求自由,离自由就越远。

在封建意识还很强烈的时代,张一曼去“睡服”铜匠,就一定是一场悲剧,一个没有见识过大城市的乡下铜匠,能拥城里来的佳人入怀,那是修了几世的福气,他自是难忘。

但是张一曼是谁?她要的只是快感,与情感没有一毛钱关系,于是铜匠认为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欺骗了,于是就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报复。

张一曼本身是来寻找快乐的,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卷入了这桩“教育丑闻”,她又如之奈何呢?鲁迅在《论雷峰塔的倒掉》 中这样说道: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

悲剧,是命中注定,张一曼的人生命运就是一场悲剧,她只能按照命运规定的轨迹行走,除此之外,你无法选择,那最后的一枪,就是她的宿命。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必删除,再见蓝桥day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