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治疗鼻炎,预防潜艇上的蟑螂,留胡子以免被打...无知奖又来了。

科学界一年一度的迷惑行为大赏又来了!

今天上午6点,第31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隆重上线。今年又有什么奇葩研究获得这一荣誉?研究者能得到什么奖品?错过直播没关系,围观了全程的果壳这就整理给你。

感受一下PS技术,最多一毛钱,不能更多了!

奖品:一份PDF和10万亿元

搞笑诺贝尔奖由《不可思议研究年报》主办。由于疫情,这两年的搞笑诺奖不再在哈佛大学桑德斯剧场举行,而是录制了一个特效不太富裕、剪辑也比较奔放的网络会议视频。

片头可能是制作最精美的部分了

而且,今年的奖品也非常符合防疫要求,不需要现场传递。

比如,一份PDF文件。这份文件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获奖者的,他们自行下载、打印,然后剪切粘贴成一个纸齿轮(真的太省钱了);

比如,一笔钱,具体来说是10万亿津巴布韦元。不过,津巴布韦币早就因为恶性膨胀而极度贬值,一度1000万亿元只够买一个面包,甚至在2015年,津巴布韦政府还宣布弃用这种改货币了;但主办方还是表示,他们并不想把如此贵重的奖金交给邮局,所以获奖者只能得到一张仿制币(小声问一句:这不违法吗?)。

虽然奖品看起来比较随便,但颁奖典礼还是仪式感十足。颁奖者和获奖者仍然尽力演出一副隔空传递奖品的样子,即使有的朋友把津巴布韦币打印得比脸还大。

虽然改为线上举办,但搞笑诺奖该有的流程还是不能少——

比如,扔纸飞机。往年在典礼现场,观众会一起朝台上扔纸飞机,这个传统并没有因为改成线上视频而被丢掉。

一二三,发射!

比如,定一个没什么关系的主题。今年的主题是“工程”(ENGINEERING);颁奖间隙还穿插了三幕迷你歌剧,名为《人与人之间的桥》。

画风大概是这样的

获奖研究:是谁闲得蛋疼

搞笑诺贝尔奖的奖项,授予那些“乍看令人大笑,再看引人深思”的研究。今年荣膺这一奖项的研究,当当当,就是这些——

经济学奖

体重或将成为反腐新指标

获奖者是来自蒙彼利埃高等商学院的帕夫洛·布拉瓦茨基(Pavlo Blavatskyy)。他收集了来自15个国家的299位内阁部长的正面照,估算每个人的体重身高指数(BMI)。结果发现,政治家的BMI中位数,与他们所在国家的腐败程度高度相关

研究者建议,在特殊情况下,政客的体征可以当成腐败指针。我们在此也提出一个合理想猜:政客套餐或许将成为健身房的新商机。

医学奖

一炮治鼻炎?

100年前,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鼻子和生殖器之间存在某种生理联系。100年后,几位医学博士试图验证这个假设。他们找来8对情侣,要求他们在性行为前后测量呼吸情况。结果发现,那些患有鼻塞的人,鼻功能在性行为之后的确得到了改善

但要注意的是,这项研究的参与者非常少,自行测量的结果也不见得标准。没有性伴侣的人,鼻塞了还是建议出门左转去药店。

生物学奖

人猫要交流,先听懂猫叫

生物学奖授予了来自瑞典的苏珊娜·舒兹(Susanne Schötz),她是人猫沟通学之猫语领域的领军人物。

苏珊娜认为,猫叫是猫和人交流的最主要方式。她试图研究了类似于“喵”“喵~”“喵!”“喵呜”等多种喵叫声的区别,并因此获奖。果壳详细解读了这个研究,想听懂猫叫的朋友记得要看次条。

获奖感言里密集地出现了猫

化学奖

你流泪了谁知道?影院的空气知道

化学奖的得主,是一群圣诞节不想放假、也不想让测量仪器放假的科学家。

趁着假期没人用质谱仪,研究者用它测量了电影院的空气。结果发现,影院空气会反映观众的情绪起伏——当你因为电影桥段而害怕、愤怒、紧张时,呼吸心跳会发生改变,呼出的代谢物也因此不同。

刚刚看电影哭了吗?人可能会说鬼话,但你永远可以相信电影院的空气。这个研究果壳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