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的孩子应该有“四有”

来源:[人民日报出版社]

——访全国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儿科教育研究会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综合儿科分会会长徐荣谦。

从长白山脚下走来,全国高等中医药教育学会儿科教育研究会理事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综合儿科分会会长徐荣谦投身中医儿科,行医50余年。

徐荣谦长期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担任儿科主任医师,不仅取得了丰硕的理论成果,也创造了许多耀眼的临床成果。

回到过去,他讲了家学的起源,感受了老师“陈子门”的教导;他寄语新时代的孩子们,希望孩子们做有道德、有英雄、有智慧、有体格的“四有”儿童,成长为对家庭、对民族、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全国高等中医药教育学会儿科教育研究会会长、中国中医药促进会综合儿科分会会长徐荣谦(本报记者吴摄)

命运引领我们走向中医儿科之路。

从1974年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开始,徐荣谦的足迹就从家乡吉林省蛟河市新站镇延伸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我8岁开始跟父亲学中医。”徐荣倩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医生。“我主要看内科,也看妇科和儿科。因为我在解放战争时期是伤员转运站的站长,处理战伤经验丰富,所以也看手术。”

父亲虽然不是专门的中医博士,但被指导背诵了《药歌四百味》、《汤头曲》、《李品虎脉》等中医入门书籍。徐荣谦回忆,真正系统学习中医是在十六七岁的时候。“那时候‘文革’开始,父亲生病在家,我也在家停课。”

时代的洪流席卷而来,带走了他的中学时代,把他送到了蛟河县河南大队河南生产队。“因为父亲的关系,河南生产队对我家很熟悉。我一插队,就找到了一个当农村卫生员的机会。”

直到1972年,徐荣谦参加了第一届蛟河赤脚医生班,才真正开始在村里行医。“学习班是吉林省第二结核病医院和新站镇中心医院合办的。我在那里学了1年,不仅学中医,还学西医。毕业后,我成了河南大队卫生院的赤脚医生。”

两年的赤脚医生经历,为徐荣倩顺利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奠定了基础。1978年毕业分配时,进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到中医工作的岔路口。“受西医影响,中医分工越来越细。我们毕业的时候已经有了内科、外内科、妇儿科。”

俗话说“中医大学内科”。徐荣谦最初的职业理想是进入中医。但是内科的名额已经满了,医务部领导打算把他分配到眼科。“我上大学的时候戴眼镜。眼科手术是一项非常精细的手术。进手术室要戴口罩。眼镜呼吸时容易起雾,肯定会影响清晰度。”

由于种种因素,徐荣倩最终选择了中医儿科。“儿科又叫‘小内科’,处理的疾病很多和内科一样,只是患者比较年轻,儿科特别想要男医生。”

在东直门医院儿科,徐荣谦加入了“陈子门”,开创了“神、魂、意、神、志”辨证,推动了中医儿科理论和临床的发展,也开始了自己崭新的事业。

入“大臣门”,创“神、魂、意、神、志”辨证

1990年,人事部、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采取紧急措施继承老中医学术经验的决定》。“流程是个人申请,老中医同意,领导批准。”徐荣谦介绍。

在东直门医院实习期间,他认识了“陈子门”第五代传人刘。“他是带我们的老师。我很佩服刘老的诊疗思路和临床疗效,和刘老的关系也特别好。”

当时,刘已经是北京有名的中医儿科专家。《决定》下发后,徐荣谦发现自己正好符合“年龄35至50周岁”、“从事专业工作15至20年”等老中医专家学术继承人的所有要求。“于是我找到先生,问我能不能报名。刘先生一听就答应了。我写了申请,提交了,领导很快就批了。”

“陈子门”起源于清代中叶,兴盛于扬州。是一所擅长中医儿科的学术流派。徐荣谦师从刘后,成为门第六代传人,学名徐。

几乎所有加入“陈子门”的历代弟子都有所创新,发展了中医儿科的“陈子门”理论。徐荣谦说:“钱乙对五脏的治疗是‘陈子门’的学术基础。在五脏论治的基础上,刘老强调从肺论治,不仅治疗咳嗽、肺炎、哮喘等肺系疾病,还治疗小儿心肌炎、多发性抽动症、肾炎等肺外疾病。从肺论治肺外疾病,是刘老的创新。”

在徐荣谦看来,刘从肺论治是非常先进的医学理论。“皮肤的汗毛孔是最敏感的地方,皮肤属肺,肺藏神。冷、热、痛、痒等。都是皮肤感觉。有些人没有任何疾病就感觉皮肤发痒,这是过敏。因为精神不宁,可以通过按摩皮肤等方法调理内脏。”

徐荣谦从肺论治刘,认为神、魂、意、神、志分别主宰人体的心、肝、脾、肺、肾。“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神,肾藏志。就像肺通过呼吸来实现新旧的呼吸一样,这个过程是由精神主导的肺的激活和有规律的运动来完成的;上帝也在主导心脏的起搏和有规律的跳动,从而实现对人体的供血。”

许荣谦认为,神、魂、心、灵、志与心、肝、脾、肺、肾的关系,就像电流与电线、电灯等的关系。电流是动力,电线和电灯是载体。“神、魂、志、勇、志是生命的活力,心、肝、脾、肺、肾等五脏四肢是载体。两者紧密结合,使生物体具有生命,发挥生命体的各种生理功能。”

医生是善良的,培养孩子有“四有”

儿童夜惊、多动症、焦虑症、自闭症等神经精神性疾病,在临床上可采用徐荣谦的“神、魂、意、神、志”辨证治疗。

徐荣谦在治疗小儿多动症等情志类疾病时,方中常混有麻黄、杏仁、甘草。有些人不能理解:患者既没有感冒咳嗽,也没有感冒流鼻涕。为什么要用这三种中草药?这是徐荣谦从张仲景《还魂汤》中发现的“奥秘”:这些疾病往往伴随着不安分的精神。“基于‘神、魂、意、神、志’的辩证理论,临床上使用麻黄、杏仁、甘草治疗肺病的概率比以前大了很多”。

与成人相比,儿童的精神、灵魂、心智、精神、意志受到损害的概率更高。徐荣谦团队曾在国内部分托儿所、幼儿园、小学进行过儿童体质普查。“我以为我们的国家处于一个和平繁荣的时代,孩子们应该面红耳赤,精神焕发,身体强壮,意志坚定。实际调查后才发现,问题孩子还是很多的。”

有的孩子体质弱,面色苍白;相当一部分孩子患有多动症、抽动障碍、焦虑症、自闭症等情绪疾病。还有的孩子懦弱、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现代孩子的身心健康问题不容忽视。”徐荣谦说。

保护儿童健康是“陈子门”学术流派的基本宗旨。因此,徐荣谦等人提出了健康子女的“四有”标准:一是道德子女,孝顺父母,尊敬师长,忠诚民族,报效国家;二、英雄儿女,有胆识,意志坚强,勇敢无畏;三、聪明的孩子,聪明睿智,勤于学习,勇于攀登,敢于探索;四、强壮的孩子,筋骨强健,体态轻盈,动作敏捷,能负重。

徐荣谦期待在自己和年轻儿科医生所学的基础上,帮助新时代的孩子成长为有德、有英雄、有智慧、有体格的“四有”儿童。“将来,他们不仅能肩负起家庭的重担,还能报效民族,忠于国家。”

(《人民周刊》2022年第10期)

本文来自【人民日报出版社】,仅代表作者观点。国家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传播服务。

ID:jrtt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