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62岁,一天四次”:请正视老人的性需求

北京有一个菖蒲河公园的相亲角,那儿聚集了一群年过半百的大爷大妈们,只不过,他们不是给各自的儿女张罗,而是给自己相亲。

他们多是老伴去世,中年离异后为了孩子没有再找,或是年轻大了想要个伴了,家里儿女不同意的退休老人。

他们想要互相陪伴的爱,也同样追求炽烈的性。

《和陌生人说话》最近有期节目:【老年人无处安放的性与爱:婚恋难过现实关,无奈找性伴侣过余生】,就采访了两位菖蒲河相亲角的大爷。

这其中有个62岁胡大爷,为人热情、说话直接。

他的目标很简单也不藏着掖着,就是奔着想要过性生活去的。

来到菖蒲河相亲,是在老伴去世的几年后。

因为目标简单,所以胡大爷对大妈的要求也明确:首先得看身体好不好。

和主持人聊的时候,总能把回答聊到性上,而且显得很开心、幽默。

“你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就是在大栅栏电影院,我们就,(努嘴)那什么了。”

“你谈恋爱的时候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什么?”

“一天四次。(指现在)”

“除了性以外,你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么?”

“鸳鸯浴啊,俩人洗澡,现在也鸳鸯浴,互相搓,这就够可以的了吧。”

从对话的内容可以看出,胡大爷“性”致勃勃,对生活也保有热情。

也因为年纪大了,时间不多了,他们往往更直接,也更敢于面对自己的需求,像胡大爷这样勇敢追求性与爱的大爷大妈们,在这而还有很多。

可能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

“老头儿怎么张口闭口都是性,老不正经,淫棍一个嘛。”“老伴去了才几年,就迫不及待出来寻找第二春了?!”

可事实是,胡大爷因为老伴身体一直不好,之前过了大半辈子的无性婚姻。

主持人问他:“你没想过要离开她?”

胡大爷反问:“忍心吗?结婚时发的誓言,不离不弃,甭管生老病死,贫穷富贵,要饭也得俩人一块,命就注定这样。

说着说着,胡大爷眼泪就掉下来了。

看到胡大爷抹眼泪,我突然觉得:

老年人对爱和性的需求,其实一直都被我们忽略了。

一个人从诞生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性的结果,这种欲望与生俱来,虽然会随着身体机能的衰褪而减少,但不意味着会消失。

更会因为个体的差异,需求强烈也不同,应该分别对待。

有人也许年纪轻轻就不想要了,但也有人就算上了年纪依旧想要得到满足,你能说他们就不正常,就有问题吗?

就比如胡大爷,整个人感觉积极而向上,因为他有追求,对性的追求,让他充满了东西,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这难道是一件坏事吗?

曾看过一条新闻:

一个老头,老伴去世,一个人独居。

因为年纪大了,丧失了部分生活自理的能力,儿女便给他雇了个保姆。结果没过多久,保姆说要走,问到原因,她尴尬的说老头要跟他处对象。

儿女觉得丢脸,把老头给数落了一顿。

我看了,觉得这儿女才是真正的丢脸,

凭什么作为儿女,就有资格去评论自己年老的父母的需求?

一年到头没多少时间陪在爸妈身边,居然还不允许他们去找到那份陪伴吗?

我们很多时候会总会把我们的想法强加在父母身上,认为我们觉得对的,父母就觉得对,我们觉得好的,父母也会觉得好。

可我们问过了父母吗,了解父母的想法吗?

《奇葩说》有一期辩题:「父母再婚需要干涉吗?」探讨过老年人的婚恋。

陈铭的发言让我很感动:


你以为两个老年人重新开始一段婚姻的诉求是什么?他们想驱散孤独,想让晚上睡觉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人能陪着自己,有任何突发情况,有一个人照顾,而自己也能照顾他。

很多儿女阻挠自己的父母找对象,一方面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得添个后爸后妈膈应的慌,另一方面觉得爸妈年长了就不配谈性了,哪怕是有这么一点念想都是可耻的。

两个老人相互陪伴、相互照顾、相互满足,哪里就可耻了?!

我倒觉得,这么想的人,才是真的低俗。

低俗的永远不是性,而是对待性的想法和眼光。

我们总说人是孤独的,漫漫人生几十年,风风雨雨,谁会陪谁走到人生的终点?

多数老年人为孩子奔波了大半辈子,当孩子长大各自成家,孤独渐渐包裹了他们的生活。

而当另一半又离开的时候,他们如何独自一人面对未来呢?

每个人,终有“失伴”的那一天。

那些失伴老去的人们,为什么不能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呢?

曾听过这样一句话:

“爱情不止属于年轻人,虽然身体会变老,但心灵不会,只要你的仍感到自己年轻,那么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我们总说要为自己活一次,那些勇敢面对自己需求的老年人们,不就是在为自己活一次吗?

太多人往往只关注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却忽视掉他们的精神世界。

请记住,当他们的爱情在岁月中成熟、走向黄昏。

除了陪伴与扶持,还有性与爱。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