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性的道路上,女性应该如何探索自己?

​我逐渐意识到,自我探索是艰辛的,是需要运气和恰当时机的,是需要一个“支持者”的。

紫薇?路边摊小人书?或许你的性启蒙也是从这儿来的?对于身体和性,我来聊聊我十几年的“弯路史”吧。

01.

2020年的女性,生活在更好的时代吗?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对于身体和性,和身边几乎所有女生都一样:

充满好奇心却羞于提问、对“卫生巾”和“安全套”难以启齿、对“第一次”充满恐惧和担忧、徒听“处女膜”大名但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

认为短裙或低胸的着装充满了性暗示、嘲笑男性的“女孩子气”和女性的容貌、对身材和衰老十分担忧;

明明对性很感兴趣却其他人一起嘲笑“性开放”的人、以为女性几乎没有性需求、从未获得性愉悦却以为性不重要、认为没伴侣的人才会使用小玩具、性知识主要来自男朋友和道听途说、从未与家长或朋友坦诚谈论过性……

● 图源:《喜宴》

我以为,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的这些经历和误区,在更年轻的女孩身上不会再出现,或者会更少。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关于性的讨论,并没有在信息时代而更加开放、科学和平等:

95后的表弟因为在大学里关注LGBT、撰写关于强奸现状的调研报告而被老师给零分;00后的表妹认为同学的恋爱和亲密是很羞耻的事情,更不用说性关系。

如果我接触到的只是个例,那么看看社交媒体上对女性的评论和污名吧。在越来越有限的话语空间内,“无性繁殖”、“没有同性恋”、“电子裹脚布”等段子似乎成了唯一可能的抗议方式。

​● 饰演许幻山和饰演林有有的演员的微博评论区,形成鲜明对比。

我时常绝望:作为女性,我们真的生活在越来越好的时代吗?原来那些让我困惑的问题,似乎不仅继续困扰着更年轻的女孩,还让获取知识和自我探索的空间愈加狭窄?我们该去哪里找寻答案?

02.

我的自我探索之旅

回忆起我最早的性探索,应该是小学时候的紫薇,那时候没有接触过任何关于性的信息,却因此获得了一个最大的好处:没有先入为主的构建、污名或评判,对自己的抚摸纯粹因为舒服。

上初中之前,我的父亲送给我一套青春期知识丛书。我至今还不知道是我妈嘱托他还是他自己的决定,但无疑这套书成了我最初的性教育来源,让我对身体、发育、怀孕、性|骚扰等有了初步的了解,并且在第一次月经时丝毫不慌乱。

● 图源:《以家人之名》

​初中时,一位女性好友曾在与男朋友初吻之后慌张地问我,会不会因为接吻而怀孕?我像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一样告诉她:“不会!”但是直到高中我都还不知道有“避孕”这回事,以为只要有性交就会怀孕,直到闺蜜告诉我有“安全套”这个东西,男生戴上就可以避孕,那时觉得特别神奇。

​在我的大学时代,发生第一次性行为时,我虽然已不把“处女之身”和“贞洁”与自我价值直接等同,但是对于如何放松、科学地进行第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准备。在最初十几年的性经历中,我从未体验过性高潮,连续五六年的时间每个月平均性生活低于一次(当然也有异地的原因)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直至开始我的一次性玩具体验,对性愉悦的追求、对欲望的正视和满足,便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探索的过程,与女性朋友的交流、支持、鼓励是分不开的,更与我在国外生活的环境、对性别平等、身体的自我开发和双方性生活质量的重视密不可分。

我逐渐开始苏醒,逐渐开始思考:


我对自己身材和外形的评判标准究竟来自哪里?

认为自己“不够美”或“不够好”的是我自己还是别人?

我的身体和欲望只与我自己有关?

追求性愉悦是肮脏的事情吗?

女性的价值与性经历或性态度有什么关系?

性应该是基于自主、平等和尊重的,性的形式是多样的吗?

怎样才是安全性行为?

哪些“妇科疾病”是骗人的?

对有些人来说性爱可以分离?

婚姻是女性必须的吗?

​● 图源:《致命女人》

了解到这些,我花了三五年的时间,在这之前,我又用了十年从无知到一知半解、从在误区中探索到不再以性为羞耻、从“随大流”的婚恋态度到重新审视亲密关系。

我时常跟好友开玩笑说,这十几年的时间,我少享受了多少性糕潮啊。

03.

自我探索太艰辛,或许你需要一个“支持者”

后来我努力把自己的经验和思考传播出去,希望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同类”的温暖而不至于自责或自我贬低。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自我探索是艰辛的,是需要运气和恰当的时机的,是需要勇气的,是需要“引导者”和“支持者”的。因此找到合适的媒体和心理治疗师的帮助是极其重要的。

​● 《性爱自修室》中男主的妈妈就是他性探索之路上的一位“支持者”

文 | 杨旖文

图|网络

头图 | 《女性瘾者》

未经允许,

猜您喜欢